江西贛州農民明經國因空心房整治“鏟殺”鄉幹部,一審被判死緩!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江西贛州農民明經國因空心房整治“鏟殺”鄉幹部,一審被判死緩!

作者:王小明 來源:在明征地拆遷律師 發布時間:2018-09-28 15:02:00 點擊數:
導讀: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定,2017年3月17日上午,贛州市南康區十八塘鄉樟坊村村委會在征得村民明某森、明某炳、明某福同意後組織拆除其土坯房,在拆除明某福土坯房時,因挖掘機司機操作不慎,造成相鄰的明經國土坯…

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定,2017年3月17日上午,贛州市南康區十八塘鄉樟坊村村委會在征得村民明某森、明某炳、明某福同意後組織拆除其土坯房,在拆除明某福土坯房時,因挖掘機司機操作不慎,造成相鄰的明經國土坯房南部屋簷部分瓦片掉落。


明經國接到兒子明小龍告知後,回家拿鐮鏟趕到現場,誤認為是拆除其土坯房,不顧在場鄉村幹部再三解釋和勸阻,持鐮鏟打砸挖掘機駕駛室。在現場的南康區十八塘鄉人大主席、被害人卓宇見狀報警,明經國心生怨恨,持鐮鏟猛擊卓宇頭部,在卓宇倒地喪失自衛能力後,不顧眾人勸阻,再次加害卓宇,持鐮鏟三次打擊卓宇頭部,致卓宇嚴重顱腦損傷而死亡。


被告人明經國故意非法剝奪被害人卓宇生命,其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主觀惡性大,犯罪手段殘忍,犯罪後果特別嚴重。鑒於明經國誤以為自家土坯房被拆除而起意殺人,歸案後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當庭自願認罪、悔罪,依法對其判處死刑,可不立即執行。據此,法院作出上述判決。


法製日報記者就此案中公眾關心的一些問題與審判長進行了對話:


記者:本案中是否存在對明經國的土坯房非法拆除的行為?


審判長:本案在案證據證實:


1.南康區人民政府及十八塘鄉人民政府既未認定明經國家土坯房係“空心房”,也未作出決定強製拆除明經國家土坯房的行政行為;


2.南康區人民政府及十八塘鄉人民政府一直要求農村土坯房拆除工作必須堅持以群眾自願為原則,不存在強製拆除的問題;


3.樟坊村村委會在案發當天既未決定也未實施拆除明經國家土坯房的行為。


案發當天,樟坊村村委會拆除明某炳、明某福、明某森土坯房的行為,是已征得上述村民明確同意後實施的。在拆除明某福土坯房的過程中,因挖掘機司機操作不慎損壞了明經國家土坯房的南麵屋簷部分瓦片,並非針對明經國家土坯房實施的拆除行為所致,且在場的鄉村幹部已當場就屋簷及瓦片損壞原因向明經國及其家人作出解釋。


記者:開展土坯房改造、整治工作是否有法律政策依據?


審判長:《土地管理法》第三條規定:“十分珍惜、合理利用土地和切實保護耕地是我國的基本國策。各級人民政府應當采取措施,全麵規劃,嚴格管理,保護、開發土地資源,製止非法占用土地的行為”。


第六十二條第一款規定:“農村村民一戶隻能擁有一處宅基地,其宅基地的麵積不得超過省、自治區、直轄市規定的標準”。《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第八條第二款規定:“村民委員會依照法律規定,管理本村屬於村農民集體所有的土地和其他財產,引導村民合理利用自然資源,保護和改善生態環境”。


《國務院支持贛南等原中央蘇區振興發展的若幹意見》之(七)提出:“加大以土坯房為主的農村危舊房改造力度。加大對贛南等原中央蘇區農村危舊土坯房改造支持力度,重點支持贛州市加快完成改造任務”。


根據以上規定,贛州市人民政府及南康區人民政府開展農村土坯房改造、整治工作,是為了改善老區農村群眾的生活居住環境、建設美麗鄉村。


樟坊村村委會根據政府要求,在土坯房整治工作中,開展了法律、政策宣傳和征求群眾意見工作。在案證據表明,許多村民對此項工作是理解和支持的。


記者:被告人明經國的行為是否屬於防衛過當?


審判長:根據刑法規定,為了使國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財產和其他權利免受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製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於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正當防衛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是應當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表明,被害人卓宇在報警前後,未對明經國實施任何侵害行為。明經國見卓宇報警,趁其不備,持鐮鏟猛擊卓宇,其行為不具備正當防衛的事實要件,依法不構成正當防衛或防衛過當。


記者:本案被害人卓宇是否具有過錯?


審判長:根據刑法理論,可以作為量刑情節的被害人過錯,應當具備三個要件:(1)被害人實施了先行不當行為;(2)被害人侵犯了被告人的正當法益或社會公共利益;(3)先行不當行為與犯罪行為之間存在關聯性。


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表明:


(1)卓宇是十八塘鄉的人大主席,其依法有權對整個十八塘鄉的各項工作進行監督,樟坊村土坯房拆除工作也是日常督導內容之一。卓宇案發當天到現場,是根據職責分工開展正常的督導工作。(2)明經國房屋受損係因挖掘機司機在拆除相鄰土坯房時操作不慎所致,且在明經國房屋受損之時,卓宇尚未到達現場。(3)卓宇到現場查看土坯房拆除工作進展,看到挖掘機停止作業時,向村幹部李祖蘭了解情況後,並未要求拆除明經國的土坯房,而是與李祖蘭等人到附近查看其它土坯房。卓宇再次回到現場後,見到明經國打砸挖掘機即予勸阻,經勸阻無效,遂向派出所所長申昌森打電話報警。


綜上,被害人卓宇在案件起因、發生和發展過程中,沒有實施任何先行不當行為,沒有侵犯明經國的正當法益,其行為完全合法、正當,不存在過錯。


針對此案的一審判決結果,在明律師想提示廣大被征收人以下兩點:


其一,此雖為一審宣判,仍有上訴、改判的可能,目前的判決結果也並非最終的司法裁判結論,但卻客觀上反映了當前司法領域對此類“涉拆遷暴力衝突”的裁判傾向與態度。其中最為突出的一點就是,隻要案件中不涉及對被拆遷人人身安全的直接威脅與攻擊,被拆遷人的暴力行為就不構成“防衛行為”。我們可以認為,目前司法領域不支持房屋、土地等財產權益遭受不法侵害時當事人采取任何“防衛行為”。能防衛的,有且隻有針對人身的暴力侵害。故廣大被征收人一定要充分、嚴肅地吸取教訓,切勿在維護自身合法財產權益的過程中作出任何過激的暴力舉動,否則將很難得到法律的支持與保護,反而極有可能麵臨沉重的刑罰懲戒。“應然”與“實然”是兩回事,大家一定要分開看待,分開應對。


其二,對於“非征收”類拆除房屋、收回土地的行為,廣大“被征收人”要提高警惕。當前的法治環境下,真正的征收項目都是有法可依的。譬如590號令,將征收雙方主體的權利義務規定得非常明確,征收方並不敢肆意妄為。但恰恰是如本案這種“空心房整治”項目,其性質有些類似於“協議拆遷”——上麵有政策依據,但實際上缺乏法律依據,尤其是缺乏明晰雙方權利義務及救濟途徑的法律規定。在一方為強勢政府一方為弱勢老百姓,博弈平衡並不存在的情形下,矛盾、糾紛的爆發有時是難以避免的。故此,廣大“被征收人”要對這類似拆遷非拆遷,但卻會直接影響你的房屋、土地權益的項目予以充分重視,必要時及時委托專業征收維權律師介入,努力將矛盾糾紛控製在法律能夠“出麵”的框架之內,避免在不理智之下作出任何更加不理智的舉動。


自然,對於明經國一案,仍可能有二審可以繼續關注。(在明律師綜合整理自新京報、法製日報)

上一篇:自然資源部、農業農村部聯合整治“大棚房”,土地違法幹不得! 下一篇:國務院常務會議:棚戶區改造沒叫停,貨幣化安置沒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