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收人出爾反爾撕毀協議,律師教你怎麽辦!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征收人出爾反爾撕毀協議,律師教你怎麽辦!

作者:孔維鬆(律師助理)  發布時間:2018-08-22 17:26:19 點擊數:
導讀:眾所周知,在征收案件中,簽訂並履行符合法規標準且達到被征收人心理預期的安置補償協議是最終目的,司法程序中這一結果不僅有賴於製定完善的訴訟計劃,期間還有可能經過數輪艱苦的談判,可見,一份合理安置補償協議的…


  眾所周知,在征收案件中,簽訂並履行符合法規標準且達到被征收人心理預期的安置補償協議是最終目的,司法程序中這一結果不僅有賴於製定完善的訴訟計劃,期間還有可能經過數輪艱苦的談判,可見,一份合理安置補償協議的來之不易。不過現實中也存在部分案例,被征收人對征收部門給出的安置補償條件相對滿意,較為順利的簽訂了安置補償協議。但後來征收部門又以被征收人簽協議時“違反規定”、“涉嫌詐騙”、“協議無效”等諸多手段,恐嚇被征收人,企圖撕毀安置補償協議。麵對這種情況,被征收人應該怎麽辦?

  201310月,時先生及王女士(時先生的母親,後於2014年去世)的宅基地上房屋被納入征收範圍,20131028日時先生、王女士分別與拆遷指揮部簽訂了安置補償協議,對地上物的補償安置、過渡費發放及安置房的置換等均做出了約定。然而,征收部門在向時先生、王女士發放了一段時間的過渡費之後,以時先生兒媳戶口“違法遷入”、“母親必須隨子女”、違反“一戶一宅”及“王女士不具備單獨安置資格”等為由,停止了過渡費的發放,並拒絕履行安置房置換的義務。時先生麵對這種所謂的“官方”解釋,既無奈又來氣,但似乎自己又無從下手。經多方打聽了解,找到了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拆遷維權的花木蘭---楊念平和李群傑兩位律師。

兩位律師接手該案件後,先指導時先生申請了對征收信息的公開,通過這一程序,了解到征地批複是在2015年才做出的,也就是說征收部門是先簽訂了安置補償協議,而後才取得征地批複,存在程序違法的情形。兩位律師進一步將本案的訴訟策略製定為:首先起訴補償安置協議無效,然後根據判決結果再選擇起訴征收部門履行該協議或者重新談判。

之所以這樣製定訴訟策略是基於以下幾個關鍵點:第一,該安置補償協議相對合理,但征收程序違法。兩位律師計劃采取迂回前進的策略將補償安置協議的效力通過司法程序確定下來。這一策略的前提就是緊緊抓住了補償安置協議相對合理,但征收程序存在違法的情節。首先打補償安置協議無效,如果法院判決該協議無效,那麽我方可以抓住征收程序違法(先簽訂補償安置協議,後取得征地批複)這一重要事實進行重新談判、訴訟,爭取簽訂新的協議;如果法院判決協議有效,我方即可請求對方繼續履行該協議。第二,選擇起訴該補償安置協議無效,而非有效。本案之所以引起爭議,是由於簽訂安置補償協議後征收部門反悔,單方麵中止了該協議,並聲稱自己作為行政機關具有“行政優益權”,可以單方變更、解除行政協議。按照通常的思維方式,違約方不履行合同義務,守約方一般會起訴要求確認該合同有效並要求繼續履行。但是本案律師考慮到該合同主體的特殊性,即合同相對方是行政機關,更結合實際的司法環境狀況,在“民告官”案件中,想要“民”一方得到勝訴的判決難度要大得多,如果直接起訴要求確認安置補償協議有效,不但麵臨艱難的訴訟,且勝訴的幾率也不敢保證。所以本案巧妙的利用這一現實,轉而起訴確認安置補償協議無效。第三,行政機關應嚴守約定,不得變相剝奪行政相對人的“繼承權”。該案行政機關中止向時先生發放過渡費的原因還有:時先生的母親和時先生一起生活,從而不具有獲得安置補償的資格;安置人口有誤;違反一戶一宅原則。行政機關肆意毀約的時候,總會找出各種理由,甚至在訴訟中搬出所謂的“行政優益權”,從而賦予自己可以“單方變更、解除協議”的權利。這種隨意撕毀行政協議的行為,不僅沒有“優益權”的適用空間,正像本案法院判決中提到的“對於改造範圍內的所有村民住宅經過權屬認定、有效人口的審核以及涉案宅基地普查登記,與時先生簽訂被訴的拆遷安置補償協議,說明被告在簽約當時對原告的涉案宅基地麵積及其他簽約條件是明知和認可的”,信賴保護本身就是一項基本的行政法原則,行政行為一旦作出,不能隨意改變,更何況行政機關還簽訂了協議,應當認定其比一般的合同主體負有更嚴格的守約責任。被征收人簽訂安置補償協議後去世,其繼承人可以要求征收部門繼續履行該協議。本案中,王女士去世後,征收部門以時先生違反“一戶一宅”的原則為由,停發安置費用,相當於變相剝奪時先生的繼承權。王女士去世後,其他繼承人均放棄繼承,繼承人隻有時先生一人,這時根據民法的基本原理,繼承人可以取得該協議相對人的地位,從而要求行政機關繼續履行。並且繼承人繼承的是一種期待的財產權益,是依法繼承取得安置補償協議的當事人地位,並沒有違反“一戶一宅”的原則。

綜合以上的事實以及法律分析,兩律師指導時先生於2017822日向法院起訴,以該安置補償協議違反效力性強製性規定為由請求確認該協議無效,後果然被法院駁回了訴訟請求,從而確認了該協議是有效的,時先生的初步目的達到了,為進一步請求履行該協議奠定了法律基礎。隨後時先生向法院起訴請求征收部門履行該協議,最終法院判決征收部門敗訴,應當繼續履行補償安置協議,時先生贏得了訴訟。

在明律師提示:

  一紙合理的拆遷安置補償協議來之不易,簽完協議後得到完滿履行更為重要。現實中存在一些征收部門為確保拆遷工作的順利進行,較早的開出“豐厚”條件,引誘被征收人簽訂協議,等房屋拆除完成後,其又以種種理由企圖撕毀安置補償協議。律師提示,這種情況下,一定不要因對方的說辭而自亂陣腳、自暴自棄,更不能采取過激的非法對抗措施,而應當及時谘詢律師,堅持通過正常的司法途徑來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當然訴訟維權也應特別注意策略技巧的選擇,這一過程不僅需要嚴謹的法律論證,還需要律師具備一定的聰明才智和應變能力,能夠根據實際情況,將司法大環境和案件小細節都做好。在眾多的案件細節中抽絲剝繭,最終選擇正確的訴訟大方向,才能在訴訟過程中得心應手,為當事人贏得訴訟。

 


上一篇:我提的複議申請,政府可以用“答複書”來打發嗎?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