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五個月補償翻倍,楊念平、李群傑律師北京市宅基地上贏補償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維權五個月補償翻倍,楊念平、李群傑律師北京市宅基地上贏補償

作者:李群傑  發布時間:2018-07-23 13:19:08 點擊數:
導讀:關鍵詞:評估報告拆遷許可證中止訴訟裁決程序1【基本案情】2016年11月,北京市某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辦公室依據《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向該區房屋征收事務中心核發了《拆遷許可證》,將委托人房屋納入拆遷…

關鍵詞:評估報告 拆遷許可證 中止訴訟 裁決程序

1

【基本案情】


2016年11月,北京市某區人民政府房屋征收辦公室依據《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向該區房屋征收事務中心核發了《拆遷許可證》,將委托人房屋納入拆遷範圍。然而,在對委托人房屋進行兩次評估測量後,委托人最後收到的評估報告房屋麵積比實際麵積少近150平。在委托人對評估報告申請專家委員會鑒定過程中,在拆遷許可證及其前置文件訴訟過程中,拆遷人即向房屋征收辦提起了裁決申請,試圖等待對委托人下發裁決書後,立即申請人民法院強拆房屋……

2

【律師辦案】


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的資深征收維權律師楊念平和青年律師李群傑在接受委托後,第一時間向相關部門發送律師函。由於在拆遷許可證下發之前,拆遷人已經開始了拆遷工作,並且拆除了部分房屋,因此,兩位律師在律師函中首先指出相關部門的拆遷行為已經違法。其次,著重強調拆遷人委托的評估機構在對委托人房屋進行評估過程中的違法之處。收到律師函後的有關部門從律師函內容的專業性上自然得知了委托人已經聘請了專業律師,在其後對委托人的態度和行為上必然也是有所收斂,變得規範、文明了許多。


由於本案項目拆遷範圍小,僅涉及幾十戶,由此兩位律師判斷,項目速度進展應該會很快。加之在委托人委托之時,僅有爭議較大的幾戶尚未簽訂補償協議,不排除拆遷人會快刀斬亂麻,快速推進程序進入強製執行階段。因此,律師決定迅速對《拆遷許可證》提起行政訴訟,這樣一來可以從被告提供的證據中得知在拆遷許可證核發之前的前置性文件,進而發現拆遷過程中的違法點;其次,阻止拆遷人對委托人房屋申請拆遷裁決;再次,通過在法庭上與拆遷人的麵對麵,並且通過中立的法院第三方,製造談判協商的機會,促進委托人房屋補償的協商。


提起對拆遷許可證的訴訟後,接下來就是要對房屋麵積及價值進行認定的評估報告提出異議程序,多程序並舉而行。雖然,理論上,評估報告僅僅是評估機構對被征收房屋價值的客觀認定。但是,在實踐中,征收(拆遷)部門往往就以估價報告作為對房屋的最後補償結果而作出征收補償決定(拆遷裁決書)。因此,《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評估辦法》賦予了房屋所有人對評估報告複核以及申請專家委員會鑒定的救濟途徑,代理律師在本案中也充分利用了上述程序。


在拆遷許可證案件立案後,不足一個月,委托人就收到了被告提供的證據以及本案開庭傳票。如此安排緊湊的開庭安排似乎隱隱在印證兩位律師初始對本案案情的判斷——拆遷人無非就是要實現一個“快”的目的。


在拆遷許可證案件被告提交的證據中包含了作出被訴拆遷許可證的立項批複、用地預審意見以及建設用地規劃條件。於是,對前置性文件提起複議或訴訟程序,並中止拆遷許可證案的審理,是兩位律師使出的緩兵之計。但是,事不遂人願,某區法院不僅仍然徑行對該案開庭審理,而且還在開庭後快速下發了一審判決書。代理律師一份數頁的上訴狀細數一審法院程序及認定事實的嚴重違法,將案件上訴於北京市某中級人民法院。


在拆遷許可證案二審未開庭之際,當事人竟然收到房屋征收辦送達的《拆遷裁決申請書》和《立案調查通知書》。此時的當事人慌了神,“這一旦下了裁決書,我的房子馬上就要被強拆了?”。代理律師一方麵安撫當事人情緒,要從容淡定,一方麵立即著手準備裁決前調查核實會,以充分應戰。在調查會上,兩位律師首先以拆遷許可證案未審結為由義正嚴辭要求裁決機關中止裁決程序,其次對拆遷人兩次評估測量委托人房屋卻以麵積小於實際一百多平的結果作出估價報告並且以此申請裁決的評估重大違法嚴正闡明,最後,向裁決機關表明委托人可以通過協商解決補償問題的意願。經過本次調查會,無論是拆遷人還是裁決機關,均感受到了委托人及其代理律師為其申請法院強製執行之路帶來的重重阻力,此時,協商談判的時機也已成熟,解決最後補償事宜自然水到渠成。果然,2017年4月,委托人既激動又感激的向二位律師報告了簽訂補償協議的好消息。

3

【案件點評】


法律在賦予被拆遷人(被征收人)各項權利的同時也對拆遷人(征收人)通過法律程序實現拆遷(征收)的目的做了規定。因此,在采取法律途徑維護權利時,要實現有攻有守,及時洞察政府相關部門的意圖,方能實現攻守轉換自如。每個案件因項目及實際情況的不同而決定了法律思路的不同。此時,就需要依靠專業律師在充分分析案情的基礎作出專業判斷,“對症下藥”從而巧妙製定不同的法律策略。本案中,代理律師對案件精準判斷,不僅扭轉了當事人房子遭遇強拆的頹勢,反而借此發起反攻,最終為當事人爭取了合法的權益。


上一篇:河南拆遷案例四:智破公務員“下崗”、企業查稅、超生處罰三重逼遷案 下一篇:我提的複議申請,政府可以用“答複書”來打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