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護詞——甲某某涉嫌尋釁滋事罪案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辯護詞——甲某某涉嫌尋釁滋事罪案

作者:楊念平律師,席炎飛(實習律師)  發布時間:2018-10-18 14:54:28 點擊數:
導讀:辯護詞---甲某某尋釁滋事案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根據《中國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甲某某涉嫌尋釁滋事一案,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接受被告人甲某某委托,指派本所執業律師楊念平、實習律師席炎飛作為一審…

                辯  護  詞

                     ---甲某某尋釁滋事案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根據《中國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甲某某涉嫌尋釁滋事一案,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接受被告人甲某某委托,指派本所執業律師楊念平、實習律師席炎飛作為一審階段辯護人。結合本案的客觀事實,現提交如下書麵辯護意見,敬請法庭考慮並予以采納為盼:

  • 本案基本事實  

   2009年A村搬遷,根據當時政策,每人可以享受30平米平方補償,但乙某某並未享有該補償。2010年,被告人與乙某某結婚。2011年,乙某某與村委會簽訂林地承包協議書,確認了其承包林地700餘畝,(還有兩份六人簽名的林權確認協議,後被認定為偽造),2014年5月26日 乙某某立下《百年後安排事宜協議書 》,約定(乙某某)房產、林地、現金(乙某某)百年後由甲某某繼承,不得受他人侵犯。2015年1月12日,乙某某去世,被告向A村村委會提交《變更林地權屬申請書》,村委會於7月20日審核通過,後向C縣提交,被林工站負責人否決,不予變更林權。2015年9月起,被告人通過向D市信訪局、C縣信訪局、C縣信訪局、B鎮政府等政府機關反映問題,但政府部門一直未對其主要訴求進行解決處理。2016年2月28日,被告到北京信訪。2016年4月20日 被告到北京信訪,2016年5月3日,C縣公安局納林陶亥派出所作出警告行政處罰決定。2016年8月6日,被告人到北京信訪,2016年8月8日,C縣公安作出行政拘留九日處罰決定,後經行政訴訟、申訴,C縣人民法院就甲某某訴C縣公安局撤銷拘留行政處罰決定案,向甲某某支付司法救助金人民幣1萬元。2017年1月5日,被告到北京信訪,2017年1月6日,C縣公安局作出行政拘留10日處罰決定。2017年3月4日,被告到京信訪。2017年10月18日,被告到京信訪,2017年10月18日,C縣公安局傳喚被告人。2017年10月19日0時50分,C縣公安局作出定刑事拘留決定。

公訴方指控的被告人構成尋釁滋事罪,主要理由為2017年10月18日,被告人在經過多次訓誡、行政處罰的前提下,仍到北京信訪。然而,公訴方舉證的關鍵證據有兩類,其中一類為: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出具的訓誡書和伊旗公安局出具的《行政處罰決定書》。另一類為:公訴方舉證的當地信訪記錄,以顯示出多次反映信訪問題,認為被告人存在濫訪和纏訪。

二、本案中被告人甲某某因林權糾紛、房屋補償糾紛進行信訪,後因進京信訪被指控尋釁滋事罪,然而公訴方舉證的多個關鍵證據存在瑕疵,不具有證據能力,應當依法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

(一)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府右街派出所出具的訓誡書合法性和真實性存疑,無法證明其來源和真偽。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五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六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九條第(一)(二)(三)項、第七十一條第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一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二項和第三項、第七十三條第三款。第一百條,《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六十二條第二款、第六十三條之規定,據以定案的書證應當調查收集原件,如果書證為複印件的,應當附有關製作過程及原件、原物存放處的文字說明,並由製作人和原件持有單位有關人員簽名。收集物證、書證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嚴重影響司法公正的,應當予以補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釋;不能補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釋的,對該證據應當予以排除。

該訓誡書屬於作出行政處罰的關鍵性證據,係由北京公安機關製作後移交被告人居住地公安機關的,該證據應當同時符合關於行政執法的規定。

根據《公安機關辦理行政案件程序規定》第九條第二款、第二十八條之規定,移交違法行為人居住地公安機關管轄的行政案件,違法行為地公安機關在移交前應當及時收集證據。書證的副本應當附有關製作過程及原件、原物存放處的文字說明,並由製作人和物品持有人或者持有單位有關人員簽名。

本案中,公訴機關未提交訓誡書的製作過程及原件、原物存放處的文字說明,也未提交由製作人和物品持有人或者持有單位有關人員簽名的證據材料,亦沒有作出訓誡書依據的證據材料和移送到C縣公安機關的相關手續。另一方麵,被告人甲某某從未見過該四份訓誡書,亦沒有在該四份訓誡書上簽字,該四份訓誡書也沒有落款時間,真實性嚴重存疑,應當予以排除。

(二)C縣公安局所作行政拘留決定,經協商,C縣人民法院向被告人支付一萬元人民幣司法救助金,實質上確認了該行政拘留決定的違法。

 公訴人舉證的證據伊公(納)行罰決字[2016]361號行政處罰決定書用以證明被告人曾經因為到北京信訪遭到行政拘留處罰。但被告人甲某某就該份行政拘留決定書提起了行政訴訟,在訴訟過程中,C縣公安局主動與被告人協商,最終C縣人民法院與被告人簽訂息訴罷訪協議,並向被告人支付人民幣一萬元告終。該協議明確寫出了被告人甲某某的訴求:向被告人支付賠償金,標準為每日242元,行政拘留15日共計3630元,並支付5000元精神損失費。C縣人民法院同意支付人民幣一萬元,實際上已經認可了被告人關於賠償問題的意思表示。而賠償基於侵權產生是無可爭議的法理,表明了該份行政拘留決定書不具有合法性,更不能作為定案依據。

(三)公訴方舉證的關於被告人信訪申請及答複的證據,不能作為認定被告人有罪的依據。

公訴方所舉證的第三部分,關於甲某某曆次信訪及各級機關答複等書證,其第(1)項B鎮人民政府關於甲某某信訪事項情況說明,並非在工作過程中形成,係傳來證據,不能作為定案依據。第(3)項甲某某14次信訪材料及答複意見,第(5)項B鎮政府關於甲某某信訪事項答複意見、複查申請書等證據,其中隻有一份信訪答複附有送達回執,其餘答複無法均證明已經送達給被告人,不能作為定案依據。且從該證據的回複可以得知,被告人通過合法的信訪途徑反映問題,但所提出的訴求並未被解決。更重要的是,《國家信訪條例》從沒有限製公民上訪次數,以及上次次數多應當承擔的法律後果。

三、本案不符合尋釁滋事罪的構成要件,被告人甲某某因反映林權糾紛問題、房屋補償問題,主觀上非因尋求刺激而製造事端,客觀上也未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

(一)尋釁滋事罪應當符合基於尋求刺激等非正常動機而到公共場所起哄鬧事、製造事端的主觀要件,而本案中被告人甲某某前往北京目的在於反映林權糾紛問題、房屋補償問題。

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是指出於取樂、尋求精神刺激等不健康動機,在公共場所無事生非,製造事端。

本案中,被告人甲某某上訪係因反映林權糾紛主要事實如下:被告人丈夫乙某某(已故)於2014年曾經想將其承包的700餘畝林地的林權部分贈與給其侄子王占厚等6人,但在得知其侄子在弄虛作假企圖多占其林權時,其撤銷了此次贈與,並立下《乙某某百年後安排事宜協議書》,該協議書約定“(乙某某)房產、林地、現金(乙某某)百年後由甲某某繼承,不得受他人侵犯。2015年乙某某病故,繼承開始,但被告人準備到C縣林業局變更林權證卻遭到了對方拒絕,至今也未向甲某某發放林權證。

房屋補償問題主要事實如下:2009年淖爾壕村搬遷,當地給予每戶30平米無償的房屋補償,該區域內其他村民均享受了這一待遇,但乙某某戶卻被差別對待,一直未予以補償。

前述事實均有證人證言等證據在案予以證實,足以證明甲某某前往北京府右街郵局寄信,主觀目的上僅是為了通過信訪途徑解決其糾紛,並無無事生非、製造事端、擾亂社會秩序的故意,並不符合尋釁滋事罪的主觀方麵要件。

(二)尋釁滋事罪犯罪客體為社會秩序,構成該罪應當符合造成了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要件,而本案中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北京中南海、天安門周邊發生過秩序嚴重混亂。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第一款之規定,尋釁滋事罪應當存在對社會秩序的破壞,同時具備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或追逐、攔截、辱罵、恐嚇他人,情節惡劣的或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情節嚴重的或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四種情形之一。本案中並不存在前三種情形,唯一存在爭議的是第四種情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於辦理尋釁滋事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五條之規定,因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尋釁滋事罪應當具備“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要件。擾亂公共場所秩序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是指公共場所正常的秩序受到破壞,引起群眾驚慌、逃離、踩踏等嚴重混亂局麵的。

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甲某某在2013年11月到2016年3月期間多次到北京中南海附近府右街郵局郵寄信訪材料,從本案案卷中看,並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公訴機關指控的時間內北京中南海、天安門周邊地區發生過群眾恐慌、逃離或騷亂、踩踏等影響,辯護人通過查閱該段時間的《人民日報》、《北京日報》等媒體,也未發現在該段時間內北京中南海、天安門周邊發生過“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後果。

   (三)根據《信訪條例》的相關規定,不存在“非法上訪”的概念,也沒有正常上訪與非正常上訪之分,公訴機關的指控沒有法律依據。

  根據國務院頒布的《信訪條例》第二條規定,信訪是指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采用書信、電子郵件、傳真、電話、走訪等形式,向各級人民政府、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門反映情況,提出建議、意見或者投訴請求,依法由有關行政機關處理的活動。

辯護人查遍《信訪條例》,並未發現存在非法上訪的概念,也沒有規定到北京上訪屬“非法上訪”,更沒有規定可以進行罰款、拘留或定罪判刑。《信訪條例》規定信訪工作分級負責、屬地管理,但這裏指的是政府的義務,不是對訪民的。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甲某某非法上訪是沒有法律依據的,任何國家機關無權認定公民是否非正常上訪,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甲某某“非法上訪”並構成犯罪有悖罪刑法定原則。

綜上所述,本案中甲某某的行為並不符合尋釁滋事罪的構成要件。

四、信訪是法律賦予每個公民的合法權利,應當予以保護而非打擊。

本案被告人依法經過了鎮、旗、市、自治區各個層級的政府機關進行信訪,表明了通過信訪渠道解決其林權糾紛、房屋安置補償糾紛的強烈意願,也表明了其願意按照《信訪條例》規定的程序進行維權。但無奈各級政府長時間不予解決其實際問題,直到其最終到國家信訪局、國家林業局反映其問題,地方政府才如臨大敵,以行政權力、乃至動用刑法機器製止被告人的信訪行為,究其原因還是地方政府的維穩思維作祟。上訪是法律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也是公民反映個人訴求,並尋求解決的一種途徑。進京上訪,隻是其問題在基層長期得不到解決而寄希望於通過更高權力者,合法尋回自身權利的無奈之舉。行政機關、司法機關,應當尊重和保護上訪者的權利,本著化解矛盾的態度,認真對待並切實解決上訪者的合法訴求,而不是激化矛盾,一味阻止、打壓甚至刑事入罪,這樣不僅無益於問題的解決,還可能將上訪人完全推到對立麵,增加社會的不穩定因素。在依法治國方針全麵深入的今天,行政官員應當更多運用法律思維,用“疏”的方式把群眾訴求引入法治軌道,而不是用“堵”的方式來阻斷群眾的呼聲。

綜上,代理人認為,被告人甲某某並不構成尋釁滋事罪。以上代理意見,誠望合議庭予以采納。

                                    代理人:            
                               
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2018年6月27日

附:

 (2012)邯市刑終字第68號刑事判決書

上一篇:XX公司訴上海市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行政複議申請不予受理案件代理意見 下一篇: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