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揚州因拆遷撞人1死9傷,3大疑問亟待調查!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突發!揚州因拆遷撞人1死9傷,3大疑問亟待調查!

作者:王小明 來源:在明征地拆遷律師 發布時間:2018-10-17 11:21:40 點擊數:
導讀:導讀:據揚州市委宣傳部通報,10月15日,受杭集鎮防汛防旱指揮部委托,揚州市廣陵區成功房屋拆除有限公司對裔廟村車五組侵占小運河河道的違章建築物進行拆除。7時30左右,一輛黑色小轎車,在非機動車道突然啟動,衝撞…

      導讀:據揚州市委宣傳部通報,10月15日,受杭集鎮防汛防旱指揮部委托,揚州市廣陵區成功房屋拆除有限公司對裔廟村車五組侵占小運河河道的違章建築物進行拆除。7時30左右,一輛黑色小轎車,在非機動車道突然啟動,衝撞拆除人員和群眾,造成1死9傷。通報稱,目前,肇事嫌疑人韋某已被控製,公安機關正在進行調查。

      毫無疑問,從客觀上講,當地政府通報中的“拆違”是引起這一突發事件的直接外因。在明律師認為需要分析清楚的有兩點:一是拆違行為究竟是否合法?二是肇事嫌疑人韋某應承擔何種法律責任?就此,我們需要解開以下3個疑問。

疑問一:是否存在違法逼簽行為?

      據新京報對此案的跟進報道,肇事嫌疑人韋某的妻子王琴告訴記者,今天早上六點,她接到朋友電話稱,她的店裏有人在往外搬東西,於是和丈夫駕車前往位於杭集鎮中心廣場附近的店裏。“被大量穿著紅色綠色背心的人員圍著,有挖掘機,有的人拿著木棍。”隨後,她和丈夫被多人拉下車並拉扯。王琴稱,人群中有人說:“抓住她,讓她簽字!”並要求她同意拆遷,拒絕簽字後被多人拉扯住。“把我的包拉壞了,手機也沒了,將我拉到一邊,我要說話就拿腳蹬我。”


       王琴表示,被強製拆遷的房子是2000年以後建成。今年以來,由於需要疏通小運河,他們和相關部門陸陸續續就拆遷一事在談,隨後拆遷在沒有通知的情況下突然發生。


       在明律師認為,若肇事嫌疑人的妻子所言屬實,那麽所謂“抓住她,讓她簽字”並連續實施拉扯、恐嚇的行為已涉嫌“逼簽”,而這是為《行政強製法》和拆遷有關法規所明令禁止的。若此情況經調查確實存在,則當地政府的強拆行為本身已涉嫌違法。


疑問二:駕車撞人究竟是故意還是過失?


       王琴回憶,當時她的丈夫對拆遷人員說,沒有手續不能進行拆遷,卻遭到拆遷人員毆打。“二三十人就圍攻他,他們拿了軍大衣將我丈夫蒙起來打,摁在地上打。”她說,丈夫隨後從人群中掙脫,上車準備開車走,但遭到多人用磚塊石頭打砸車輛,並將擋風玻璃擊碎。期間,拍照和勸架的人都被搶奪手機和拉扯,王琴使用朋友手機報警,20分鍾後,警察趕到現場時,撞人事件已經發生。“那些人攔住車子不許他走,接著不知道出現什麽情況,他車子就衝出去了。”


       在明律師認為,若肇事嫌疑人妻子的這段描述屬實,那麽拆遷人員“用軍大衣蒙頭對肇事嫌疑人實施毆打”的行為已涉嫌故意傷害。


       至於“多人用磚塊石頭打砸車輛”這一情節究竟是發生在肇事嫌疑人“駕車衝撞”人群之時還是之前,法律上的性質將可能完全不同。在“駕車撞人”行為正在實施的過程中,在場的任何人均可適用“無過當防衛”製止其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行為,保障在場不特定多數群體的人身安全。此時若有人實施“砸車”行為,則可歸為正當防衛。但若肇事嫌疑人僅僅是上車欲離開拆遷現場就遭遇“砸車”,那麽砸車行為的性質就可能涉嫌故意毀壞財物。當然,這一情節的定性需要等待當地公安機關刑事偵查的最終結果。


      由此情節引發的另一個重大疑問就是,韋某駕車撞人的行為究竟是故意還是過失?換句話說,在案發當時的混亂情形下,韋某及其妻子到場後疑似遭到拆遷人員“圍攻”,不僅其房屋財產難保,人身安全更是陷於現實存在的危險之中。此時,韋某發動汽車這一行為究竟意欲何為?是主觀上想駕車撞向拆遷的人群?還是僅僅想駕車離開現場,而在發動汽車後因遭遇周邊人員砸車、恐嚇等壓力而在慌亂中駕車失控撞入了人群?這兩種情形所對應的法律後果,將可能是截然不同的。


      《刑法》第115條規定,放火、決水、爆炸……或者以其他危險方法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此即“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其典型犯罪行為表現之一就是駕駛汽車衝撞人群。


     不過,該條第二款還規定,過失犯前款罪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此即“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若本案中肇事嫌疑人係在準備駕車離開現場時“一不小心”撞向了人群,就可能涉嫌這一罪名。顯然,無論從主觀惡性到刑罰懲處來講,二者都是存在較大區別的。這一疑問有待公安機關的刑事偵查予以解開。

疑問三:拆除違建行為究竟是否違法?

      除去肇事嫌疑人妻子提及的拆違現場可能發生的逼簽、毆打情形外,針對涉案房屋的違建認定及其拆除行為是否合法無疑是本案的另一個重要問題。即便如官方通報所言涉案房屋確實建在河道裏,構成影響防洪安全的違法建築,那麽地方政府組織實施強拆行為是否嚴格依照《行政強製法》規定的程序則是另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在明律師想再次強調一下拆除違建的正當程序,僅就“強製執行”部分:


      限期拆除的行政決定合法作出且當事人未複議或訴訟→書麵催告→聽取當事人陳述和申辯→作出書麵的強製執行決定→公告限期當事人自行拆除→行政機關依法實施強製拆除(通知當事人到場,進行全程錄像,將室內物品妥善移出並清點登記等)


      從目前媒體透露的拆除現場情況看,拆除方顯然未嚴格履行上述法律的程序性規定,其強製拆除行為涉嫌程序違法。而倘若涉案拆違行為確如當事人所說“沒有手續”,或者雖有手續但未依法及時送達、公告,那麽拆除行為也必將是嚴重違法的。

在明律師提醒:

      在明律師最後想提示廣大“違建”當事人的是,無論拆違者實施的拆除行為是否在實體、程序層麵均合法,當事人也不得采取如本案肇事嫌疑人這般的過激舉動。就“侵犯公民財產權”這一範疇之下,司法實踐是不鼓勵采取自力救濟的“防衛行為”的,更不存在類似“騎車男反殺花臂男”案件中的無過當防衛問題。違建當事人所能做的隻有3件事:第一,確保自身人身安全,避免遭受進一步的人身損害;第二,對強拆行為實施錄像、監控取證;第三,及時報警求助,並要求強拆人員確保室內物品的安全移出。除此之外的其他暴力維權舉動,當事人往往難以掌握其程度和邊界,很容易在混亂、衝突中導致更為嚴重的損害後果,這對雙方而言都是難以承受的殘酷現實。三思而後行,這句古訓要同時送給拆違行動中的雙方當事人,尤其是本應嚴格依法行政的行政機關一方。


      唯有盡快公平、公正查明事實真相,解開上述3點疑問,方能還案件中傷亡的人員以公道,確保法治的尊嚴!



上一篇:國務院常務會議:棚戶區改造沒叫停,貨幣化安置沒取消!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