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拆遷係列——一場針對變相限期拆違決定的勝利維權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江蘇拆遷係列——一場針對變相限期拆違決定的勝利維權

作者:黃豔、蘆星  發布時間:2016-05-12 14:09:18 點擊數:
導讀:【事實概要】“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唐朝詩人劉禹錫的這句詩詞可以說是石慶峰(化名)接到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所作的《行政判決書》後的心情寫照……石慶峰是江蘇省啟東市寅陽鎮宋石村16組村民。2015年7…

【事實概要】

“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唐朝詩人劉禹錫的這句詩詞可以說是石慶峰(化名)接到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所作的《行政判決書》後的心情寫照……

石慶峰是江蘇省啟東市寅陽鎮宋石村16組村民。2015年7月,剛剛被告知其自住房屋被納入到啟動勝獅海工裝備有限公司二期項目的征地拆遷範圍的石慶峰,還沒有時間對勝獅項目進行充分了解就收到了寅陽鎮人民政府於7月13日作出的《限期改正違法建設通知書》。該通知書認定石慶峰自家宅院內一間65.24平方米的房屋為違法建設,故依據《城鄉規劃法》第六十五條的規定,責令石慶峰自行拆除。這一切使石慶峰猝不及防。“自家宅基地範圍內修建多年的房屋,怎麽一遇到拆遷征收就成為違建房?”“即便違建,為何這麽多年政府都沒有查處?”“這種自建房屋村裏幾乎每家都有,別人家的還按照正常房屋給了拆遷補償……”帶著種種疑問,石慶峰找到了北京市在明律師事務所楊念平律師、黃豔律師。兩位律師詳細了解了案情後,對案件進行了細致的研究,從宏觀上擬定了辦案方略。

【辦案掠影】

辦案第一輯:複議之路受阻

2015年8月初,兩位律師就寅陽鎮人民政府作出的《限期改正違法建設通知書》向啟東市人民政府申請行政複議。複議主要就四個部分的內容展開:第一,石慶峰所修建的房屋位於其宅基地範圍之內,並不屬於嚴重違反規劃的情形,依法屬於可采取補救措施的情形;第二,寅陽鎮人民政府作出的《限期改正違法建設通知書》在程序上並不符合法定要求,不具有正當性;第三,石慶峰的房屋已建成多年,寅陽鎮人民政府現在才進行處罰已經超出了《行政處罰法》規定的2年處罰時效;第四,寅陽鎮人民政府對石慶峰下發拆違手續實際上是因為石慶峰宅基地麵臨征地拆遷且尚未簽訂補償安置協議,其想要通過拆違達到逼遷的目的,在行政管理目的上,不具有正當性。

2015年9月9日,啟東市人民政府作出[2015]啟行複第37號《行政複議決定書》,其認為寅陽鎮人民政府作出的《限期改正違法建設通知書》中告知了石慶峰有陳述、申辯和要求聽證的權利,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三十一條、第三十二條及第四十二條的相關規定,是作出行政處罰前對行政相對人進行權利告知的通知,屬於寅陽鎮人民政府執法查處程序中的一個環節,為階段性行政行為,不是最終處理結果,故對石慶峰不產生獨立的、最終的行政法律效力,該通知不屬於行政複議的受案範圍。因此,啟東市人民政府以上述理由駁回了石慶峰的複議申請。

複議之旅的折戟沉沙雖然令石慶峰有些失望,但其維權決心不減。經其授權,楊念平、黃豔兩位律師很快針對啟東市人民政府所作37號《行政複議決定書》提起行政訴訟。

辦案第二輯:以司法捍衛真理

立案工作完成後,兩位律師帶領整個團隊進行了抽絲剝繭式的分析,鑒於此案的複雜程度以及在“拆違”類案件中的代表性意義,兩位律師針對此案在所內進行了模擬法庭,以期在多樣性思維的碰撞下,理清案件爭點,逐一擊破對方訴訟策略。

2016年3月3日上午9點30分,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公開審理了本案。黃豔律師出席了庭審,石慶峰的兒子、女婿到庭旁聽。庭審中,黃律師主張,寅陽鎮人民政府作出的《限期改正違法建設通知書》給石慶峰設定了限期拆除的義務,並明確在其不履行拆除義務的情況下,鎮政府將予以強製拆除,因此,該通知構成具體行政處罰行為,屬於行政複議受案範圍,啟東市人民政府作出的37號不予受理行政複議決定顯屬錯誤,依法應當予以撤銷。被告啟東市人民政府的答辯意見則仍然堅持鎮政府所作通知告知了石慶峰有陳述、申辯和要求聽證的權利,是處罰前的事先告知,非終局行政行為,不屬於行政複議受案範圍。

訴訟雙方的對抗爭議焦點極為明確——《限期改正違法建設通知書》到底屬不屬於行政複議受案範圍。對此,身為被告的啟東市人民政府采取了畫地為牢的應訴策略,即堅持通知是階段性行為。相形之下,想要獲得勝訴裁判、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的原告方代理律師的辯論之責來得艱巨得多。

一方麵,黃律師結合鎮政府所作通知的內容與《江蘇省行政程序規定》、《建設行政處罰程序暫行規定》關於拆違處罰決定的形式要求,擺出關鍵事實——《限期改正違法建設通知書》中包含原告基本情況、認定的違法建設事實、適用的法律規範、決定內容、履行的方式和時間、行政機關的印章和決定日期,顯然是一份違法建設行政處罰決定;

另一方麵,黃律師則正麵回應被告答辯意見,指出其根據通知中有告知陳述、申辯、申請聽證的權利之事項就認定通知屬於程序性準備行為的主張不能成立:(1)司法實踐中,責令限期拆除之行政處罰決定對應的前期程序性行為的文件名稱一般是《事先告知書》,而且告知書的內容僅僅是行政機關“將來”可能做出怎樣的決定進行陳述,並不會有、也不能有確定的行政相對人已經構成違法的表述和糾正違法的方式、期限等“處置性”內容,寅陽鎮人民政府所做《限期改正違法建設通知書》顯然並非如此;(2)雖然寅陽鎮人民政府的通知中有允許相對人陳述、申辯的權利的表述,但該部分內容實際已淪為“裝飾”——對相對人不利的處理內容既已決定,還叫什麽陳述、申辯?!實際上,前述陳述、申辯權利的表示恰恰掩藏了當事人的法定權利救濟途徑之內容,違反《行政處罰法》、《建設行政處罰程序暫行規定》、國務院《全麵推進依法行政實施綱要》之規定。

秉持著精益求精做好案的原則,訴訟前充足的準備使得原告方的訴訟策略最終成功,訴訟中嚴謹的法律邏輯思維與過硬的辯論能力讓法官最終為原告方所說服。2016年4月20日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公正判決,認定啟東市人民政府所作的37號複議決定明顯不當,依法應予撤銷,並要求其於行政判決發生效力後三十日內重新作出複議決定。

【律師說法】

目前,基層人民政府在違法建設執法過程中亂象十足。以本案為例,一份《限期改正違法建設通知書》的內容寫得似是而非:理解它是事先告知,那麽當事人不具有拆除房屋的義務,但你不拆,恐怕日頭一足鎮政府就來強製拆除了;理解它是限期拆除處罰決定,上級行政機關不認可,說你看,這人家寫的是通知,還按通知要求告訴你可以申辯、陳述、要求聽證。實踐中,這類事先告知、處罰決定混淆不堪的情況並不少見。那麽,究竟如何辨別是事先權利告知還是別有用心的拆違處罰決定?由專業律師為你解答:

首先,事先告知的告知內容是建築物有可能被認定為違法建築,建設者有陳述、申辯和要求聽證的權利,主張建築物是合法的,並提供相應證據。根據建設者主張的事實,陳述的理由,提供的證據,行政機關再認定建築物是合法還是違法;

其次,事先告知書不會也不能設定建設者拆除建築物的義務,因為此時尚未有建築物一定是違法建築的認定結果及限期拆除的處罰決定;

再者,如果明確認定了建築物為違法建築,設定了建設者的拆除義務,甚至表明了建設者逾期不履行自行拆除義務的後果是政府強拆,那麽,無論紅頭文件叫決定還是叫通知,裏麵還有什麽其他內容,這份紅頭文件就是一份實實在在的行政處罰決定。

 


上一篇:江蘇拆遷係列——中國關聯征收第一案 下一篇:玩轉“敗訴”裁定巧結案
相關文章
  • 沒有找到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