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財政和拆遷經濟是拆遷問題最根本的原因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土地財政和拆遷經濟是拆遷問題最根本的原因

  發布時間:2016-11-18 09:19:22 點擊數:
導讀:土地財政和拆遷經濟是拆遷問題最根本的原因2003年8月22日,江蘇南京居民翁彪在拆遷辦點燃身上的汽油“自焚”;2009年11月13日,四川成都唐福珍自焚;2010年9月10日,江西宜黃鍾如奎家三人自焚……在當下中國,幾乎沒有哪…

土地財政和拆遷經濟是拆遷問題最根本的原因



 2003年8月22日,江蘇南京居民翁彪在拆遷辦點燃身上的汽油“自焚”;2009年11月13日,四川成都唐福珍自焚;2010年9月10日,江西宜黃鍾如奎家三人自焚……在當下中國,幾乎沒有哪個詞語像“拆遷”這樣一再刺痛社會和人們的神經。


“暴力拆遷已經成為當代中國群體性事件的最主要誘因,不僅嚴重損害了黨和政府的公信力,也動搖著社會的法治基礎,增加了社會不穩定因素。”  


那麽,導致這一問題的根源是什麽?


土地財政和拆遷經濟是最根本的原因,在近年的城市化進程中,土地資源的價值被地方拆遷方“發現”,拆遷方以低價收回甚至是無償從城鄉居民手中取得土地使用權,然後以各種形式轉手給房地產商而獲得巨額利潤。


據了解,2010年和2011年,各地土地出讓收入占地方財政收入比高達76.6%和63.5%,地方財政已成為名副其實的土地財政。


拆遷案件當中最難的是集體維權,集體案件維權的產生,大部分是源於當地的群體性的糾紛。也是影響當地拆遷方維穩的主要源頭。對於拆遷律師來說,是一個挑戰,它不僅需要過硬的法律技術能力,更需要站在更高的角度和視野去審視法律與當地拆遷方的政策,與當地拆遷方維穩的大局,從中找出解決矛盾的切入點。例如X市文明代理的34人的集體維權,是源於他們的房屋被當地的拆遷方組織了近1000人的拆遷隊伍,將其房屋以違章建築名義強行拆除。而隻給他們每戶一萬元的搬家費,讓他們一下陷入了極度的生活困境。他們找到我們代理時,都齊刷刷的給我們跪下了,猶如盼包青天一般,我們心情非常沉重。通過了解拆遷方的強拆行為沒有任何的法律手續,但在拆遷方掌控的電視台上,連篇累牘的作為政績給予報道。這反而給我們提供了違法強拆的證據。我們立即以強拆的六個主體做為被告提起訴訟。在強大的訴訟壓力下,拆遷方被迫與百姓達成妥協。最終以建築成本價給予每戶每平米1100元的拆遷補償。老百姓感到很滿意。但是我們卻高興不起來,從民生的角度上講,拆遷方這樣做,老百姓獲得補償,律師完成了他的代理責任,應該是皆大歡喜的事情,但是本質上講老百姓在自留地和承包地上蓋的房屋,確實違法了法律,是真正意義的違法建築,按法律來講是不應該賠償的,這個典型的案例足矣說明了行政機關在執法當中不作為以及在強拆中的亂作為,對於法製的破壞是多麽的嚴重。這也是為什麽建設法製國家建設法製政府是關鍵的原因所在。


集體維權當中的另一麵所呈現的是我們老百姓的意識與法製國家的這種要求還相去甚遠,所呈現的兩個極端是,要麽對拆遷方的違法拆遷沒有抵製能力,而屈尊簽訂不平等的拆遷補償協議,坐視自己的利益受損。要麽就是做出偏激的維權行動,來抵抗不合法的拆遷行為,由此帶來的後果和代價也是極為嚴重的。近期出現的血拆死人事件,無不都是不理智行為的集中體現,都是落後的狹隘的小農意識的反應,也是奴性意識的反應,也是國民劣根性的集中反應。這就是為什麽稱之為拆遷戶是弱勢群體一個根本的事實依據。這也是為什麽作為弱勢群體的拆遷戶急需專業拆遷律師幫助的根本理由所在。這就是為什麽我們常常的看到的一種現象是,遇到不法拆遷時群體洶湧情緒所導致的大規模的上訪、遊行示威及伴隨的打砸搶行為,不僅造成了對當地拆遷方和社會的和諧穩定秩序的嚴重破壞,更重要的是這些現象的發生,無一不被冠之以各種違法犯罪的帽子,來予以行政或刑事拘留。由此,導致的這種集體維權行動,基本都落得失敗的結局或命運。教訓之深刻值得全國各地的拆遷戶猛醒,並進而尋求更為理性的,更有強大內生力量的維權行動,來保障自己的合法權益。


群體性拆遷案件顯著特點,就是拆遷戶之間的情緒很容易相互傳染。當案情進展不順的時候,容易出現“羊群效應”,即一個人開始悲觀的時候,所有人都非常悲觀;或者會走入另一個極端“雪崩效應”,也就是會突然情緒爆發,做出一些不理性的舉動,甚至會衝擊當地拆遷方。


“安撫拆遷戶的不良情緒是拆遷律師的必修功課。”


他認為,隻有合法、理性的維權,才是正確的維權,有效的維權。


作為一名律師,他們在消除中國法律在拆遷上的無序、甚至違法違憲現象、共建法治中國這一曆史使命中所肩負的責任,因此他與他的團隊積極投身於中國拆遷法律體係新出路的探索。


2009年11月13日發生在四川成都的唐福珍自焚事件,一度引發社會深度反思。當時,房屋拆遷實行的《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拆遷條例》)被認為是官商合謀與民爭利的“利器”和“法寶”,被不少人稱為“惡法”。以唐福珍事件為導火索,北京大學薑明安、沈巋、王錫鋅、陳端洪、錢明星等五位教授上書全國人大,建言審查《拆遷條例》。經過大家的共同努力,2011年1月21日,國務院公布了修訂並重新命名的《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新條例取消了行政強製拆遷,宣告“行政強拆退出曆史”,給“司法強拆”取代“行政強拆”提供了法律根據,一時間好評如潮。

 

上一篇:專業拆遷律師應該具備的能力 下一篇:浙江村民剛剛搬入自建房新居又要被拆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