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公司訴上海市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行政複議申請不予受理案件代理意見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XX公司訴上海市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行政複議申請不予受理案件代理意見

  發布時間:2015-03-25 11:30:59 點擊數:
導讀:代理意見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XX公司訴上海市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會作出滬規土資複不字[2014]第XXX號《行政複議申請不予受理決定書》行政糾紛一案,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接受上海明中石化設備製造有限公司的委托,指…

代 理 意 見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XX公司上海市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會作出滬規土資複不字[2014]XXX號《行政複議申請不予受理決定書》行政糾紛一案,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接受上海明中石化設備製造有限公司的委托,指派執業律師楊念平、黃豔擔任其訴訟代理人。現依據本案客觀事實與庭審調查情況提出如下代理意見,請合議庭參考。

一、被告就原告超出複議時效的認定係錯誤。

(一)原浦東新區建設局並未依法就滬浦征補(2005)第XXX號《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公告》進行公告。

被告認定原浦東新區建設局於2005114日在被征收土地所在地的村、組內以書麵形式進行了公告,而作出該認定的事實依據係涉及征地補償範圍內的各生產隊在《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公告》上蓋章確認。原告認為,被告前述認定存在如下幾點錯誤:

1.本案客觀情況係原浦東新區建設局並未依法在擬征收土地的村組範圍內張貼滬浦征補(2005)第XXX號《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公告》

2.根據《國土資源部關於完善征地補償安置製度的指導意見》、《國務院關於深化改革嚴格土地管理的決定》、《征用土地公告辦法》相關規定,土地征收所涉的征地公告、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公告等重大程序告知的對象包括集體經濟組織和集體經濟組織成員。那麽,滬浦征補(2005)第XXX號《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公告》上僅有集體經濟組織的蓋章確認是不夠的,而實際上,行政機關在不依法公開的情況下,僅憑借其身份職能優勢便可以令集體經濟組織在公告文書上蓋章確認。因此,僅有生產隊在《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公告》上蓋章確認不足以認定原浦東新區建設局依法進行了前述公告。

3.實踐中,認定國土資源部門依法進行了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公告的證據要求最少應當包含國土資源部門在擬征地村、組範圍內張貼公告的實時照片。在欠缺該基礎證據的情況下,被告即推定原浦東新區建設局依法進行了征收補償安置方案公告顯然過於主觀,缺乏客觀公正性。

(二)原告知道爭議征補公告的時間係20149月,並向被告進行了舉證說明。

由於原浦東新區建設局並未依法在擬征收土地的村組範圍內張貼滬浦征補(2005)第XXX號《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公告》,導致原告長期以來不知曉該公告。20149月底,原告經政府信息公開方才獲知滬浦征補(2005)第XXX號《征地補償安置方案公告》及其內容。隨後,原告及時向被告提出了行政複議申請,並向被告提交了前述信息公開相關材料,證明其得知爭議具體行政行為的時間係20149月。

《行政複議法》第九條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認為具體行政行為侵犯其合法權益的,可以自知道該具體行政行為之日起六十日內提出行政複議申請;但是法律規定的申請期限超過六十日的除外。麽,原告自知道具體行政行為之日起60日以內向被告提起行政複議,顯然符合《行政複議法》第九條關於複議申請時效的規定。

(三)在原告已經指出自己於9月底方知曉爭議具體行政行為存在及具體內容,而複議被申請人又未舉證證明原告於200511月即知曉爭議具體行政行為的情況下,被告應當認定原告於20149月知曉爭議具體行政行為。

《行政複議法實施條例》第15條規定:

行政複議法第九條第一款規定的行政複議申請期限的計算,依照下列規定辦理:

(一)當場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自具體行政行為作出之日起計算;

(二)載明具體行政行為的法律文書直接送達的,自受送達人簽收之日起計算;

(三)載明具體行政行為的法律文書郵寄送達的,自受送達人在郵件簽收單上簽收之日起計算;沒有郵件簽收單的,自受送達人在送達回執上簽名之日起計算;

(四)具體行政行為依法通過公告形式告知受送達人的,自公告規定的期限屆滿之日起計算;

(五)行政機關作出具體行政行為時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事後補充告知的,自該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收到行政機關補充告知的通知之日起計算;

(六)被申請人能夠證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知道具體行政行為的,自證據材料證明其知道具體行政行為之日起計算。

行政機關作出具體行政行為,依法應當向有關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送達法律文書而未送達的,視為該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不知道該具體行政行為。

根據前述第6款的規定,被告若要認定原告在爭議行政行為對外公告時就應經知道具體行政行為的,應限於“被申請人能夠證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知道具體行政行為的”的情形。那麽,在被申請人未進行任何舉證的情況下,被告認定原告應當在爭議具體行政行為作出時知道該行為顯然不符合法律要求。

(四)司法實踐中,大多以靈活處理方式對待複議時效問題。因為實踐中具體行政行為作出後並不依法送達或公告的情況具有多發性,而在這種情況下,作為利害關係人的社會公眾十分被動,處於明顯的弱勢地位。根據行政複議製度的設立宗旨——糾正違法行政,對相對人、利害關係人因違法行政的合法權益進行公力救濟,複議機關會向弱勢地位一方進行傾斜,隻要其能夠對其知道具體行政行為的時間進行合理、充分的舉證,便據此認定其知道具體行政行為的時間點。當然,如果被複議的行政機關能夠通過舉證證明原告在其他時間點即獲知具體行政行為的,則根據雙方證據的證明力大小進行確定。在原告的起訴狀中,就這些靈活認定方式已經進行了列舉,這裏不再贅述。

二、被告所作不予受理決定具有可訴性。

被告依法享有行政複議職權,其作出不予受理決定的具體行為行為係職權行為。而從法律後果看,被告作出不予受理的決定,既不是對原具體行政行為的維持,也不是改變或撤銷原具體行政行為,而是作出的另一個新的具體行政行為。這一新的具體行政行為導致原告依法享有的複議救濟權無法實現,最終妨害了原告的合法財產權益。因此,原告應當享有就其不予受理決定向人民法院起訴的權利,由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規定就該決定的合法性進行審查和裁判。

綜上可見,被告作出滬規土資複不字[2014]XXX號《行政複議申請不予受理決定書》認定事實錯誤,不予受理之決定應當撤銷

 

代理人:         

北京在明律師事務所

2015122


上一篇:王某訴西青區政府行政複議不受理違法起訴狀 下一篇:辯護詞——甲某某涉嫌尋釁滋事罪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