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某第三人撤銷之訴起訴狀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韋某第三人撤銷之訴起訴狀

  發布時間:2014-07-29 09:09:34 點擊數:
導讀:行政起訴狀原告:韋XX,女,漢族,XX年XX月XX日出生,身份證號碼為XXXXXX,住北京市順義區仁和鎮XXXXXX。被告:北京市順義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住所地:順義區府前東街甲25號法定代表人:王奎職務:主任被告:劉XX,…

行政起訴狀

原告:XX,女,漢族,XXXXXX日出生,身份證號碼為XXXXXX,住北京市順義區仁和鎮XXXXXX

被告:北京市順義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

住所地:順義區府前東街甲25

法定代表人:王奎      職務:主任

被告:XX,男,XXXXXX日出生,漢族,農民,住北京市順義區仁和地區XXXXXX

第三人:北京市土地整理儲備中心

住所地:東城區和平裏北街2

法定代表人:師宏亞      職務:常務副主任

第三人:北京市土地整理儲備中心順義分中心

住所地:順義區倉上街11

法定代表人:王軍生      職務:主任

訴訟請求:

1、請求撤銷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就二被告拆遷行政許可糾紛所作(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

2、請求依法改判確認京建順拆許字[2009]第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違法並予以撤銷;

3、本案訴訟費由被告承擔。

事實和理由:

原告在北京市順義區仁和鎮XXXXXX擁有房產一套,有合法的土地使用證。由於第三人實施順義區軌道交通M15號線順西路——府前街站D、E地塊土地一級開發項目,原告權利項下的前述房產被劃入拆遷範圍之內。

拆遷以來,原告從未看到項目拆遷許可證公示,直到2013年11月27日方知曉被告一為第三人核發了京建順拆許字[2009]第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原告認為,被告一該行政許可行為存在實體上的違法和程序上的違法,及時向北京市建設委員會提起了行政複議,請求確認前述行政許可為違法許可,並予以撤銷。但是,北京市建設委員會並未對被告一的行政許可行為進行合理性、合法性審查,機械的以拆遷許可時間點起算原告訴權行使期間,認定原告的複議申請超期,作出京建複字[2013]335號《不予受理行政複議申請決定書》。

原告不服北京市建設委員會作出的複議決定,向順義區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後者於2014年3月10日作出[2014]順行初字第55號《行政裁定書》,認為“2010年12月28日,北京市懷柔區人民法院受理了XXXX村村民劉春芳不服被告作出的京建順拆許字[2009]第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要求撤銷一案。2011年3月17日,北京市懷柔區人民法院作出(2011)順行初字第2號行政判決書,認定被告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並無不當,依法判決駁回了劉春芳的訴訟請求。劉春芳不服,向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2011年7月8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以(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終審判決維持了北京市懷柔區人民法院的判決結果。故本案被訴的具體行政行為已被生效的判決書的效力所羈束,原告現在起訴已經不符合起訴條件”,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幹問題的解釋》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第(十)項裁定對原告的起訴不予受理。

原告認為,被告一為第三人核發京建順拆許字[2009]第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這一具體行政行為直接導致原告生活居住近二十年的房屋麵臨被拆遷的境況,嚴重妨害了原告的財產權益,亦嚴重影響了原告的生活質量故此,原告亦是被告一拆遷行政許可行為的利害關係人。然而,被告一與被告二針對該拆遷許可進行的兩審訴訟過程中,原告從未接到受訴法院要求原告作為第三人參加訴訟的通知,直至原告起訴至順義區人民法院要求撤銷京建順拆許字[2009]第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經辦法官出示[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時,原告才知道二被告之間訴訟以及被訴生效行政判決書的存在

《民事訴訟法》第五十六條第三款規定:“前兩款規定的第三人,因不能歸責於本人的事由未參加訴訟,但有證據證明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調解書的部分或者全部內容錯誤,損害其民事權益的,可以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民事權益受到損害之日起六個月內,向作出該判決、裁定、調解書的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人民法院經審理,訴訟請求成立的,應當改變或者撤銷原判決、裁定、調解書;訴訟請求不成立的,駁回訴訟請求”;法釋[2000]8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九十七條規定:“人民法院審理行政案件,除依照行政訴訟法和本解釋外,可以參照民事訴訟的有關規定”。原告的合法訴權乃至財產權益因(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受到損害,而(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本身存在著法律、法規適用錯誤、事實認定錯誤的重大錯誤,依法應當予以糾正,故此,原告特向貴院提起第三人撤銷之訴,請求依法撤銷(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具體理由如下:

一、(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依據京建拆[2009]439號《關於加快辦理1000億元土地儲備開發等重大項目拆遷審批手續的通知》認定被告一在拆遷許可申報材料欠缺法定用地批準文件情況下頒發的京建順拆許字[2009]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合法,違反了《行政訴訟法》第五十二條、五十三條關於人民法院審理行政案件隻得以法律和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為依據,參照部門規章、地方政府規章的明文規定。

我國《行政法》第五十二條第一款規定:“人民法院審理行政案件,以法律和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為依據。地方性法規適用於本行政區域內發生的行政案件”;第五十三條第一款規定:“人民法院審理行政案件,參照國務院部、委根據法律和國務院的行政法規、決定、命令製定、發布的規章以及省、自治區、直轄市和省、自治區的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和經國務院批準的較大的市的人民政府根據法律和國務院的行政法規製定、發布的規章”。根據前述法律規定,人民法院在審判活動中就被訴具體行政行為的合法性進行確認時,必須以法律、行政法規或地方性法規為依據,或參照部門規章、地方政府規章。

針對本案拆遷行政許可的申報與審批,《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第七條、《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九條均作了明確規定。暫且不論本案情形應否適用《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僅就《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九條的規定而言,用地單位申請核發房屋拆遷許可證的,應當向被拆遷房屋所在地的區、縣國土房管局提交用地批準文件規劃批準文件拆遷實施方案安置房屋或者拆遷補償資金的證明文件。從(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中可知,第三人在申報京建順拆許字[2009]第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時提交的材料為:①北京市國土資源局出具的用地預審意見;②規劃意見書;③拆遷實施方案;④拆遷補償資金的證明文件。其中,第①項材料顯然不是北京市人民政府出具的用地批準文件。換言之,第三人提交的材料並不符合《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九條第一項的規定。實際上,第三人取得北京市人民政府的征地批準文件——《北京市人民政府關於順義區2009年度批次建設用地的批複》的時間係2009年10月15日,晚於京建順拆許字[2009]第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的作出時間——2009年7月22日。因此,被告一為拆遷行政許可的具體行政行為明顯違反了《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

《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屬於北京市人民政府出台的地方政府規章,依據前述《行政訴訟法》第五十三條的規定可以作為人民法院審判行政案件的法律依據。人民法院依《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審理涉訴案件,必然應當認定違反此規章的京建順拆許字[2009]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行政許可行為違法!

然而,(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卻依據違反《土地管理法》、《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的京建拆[2009]439號《關於加快辦理1000醫院土地儲備開發等重大項目拆遷審批手續的通知》關於以國土部門建設用地預審意見替代用地批準文件的規定,判決認定被告一為第三人核發京建順拆許字[2009]第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的具體行政行為合法!顯然,人民法院裁斷的依據既不是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也不是部門規章、地方政府規章,而是紅頭文件,顯然違反了《行政訴訟法》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的規定!

二、順義區十一五時期2006-2010城市建設發展規劃已將望泉寺村納入城市規劃用地,依據法[2005]行他字第5號《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於農村集體土地征用後地上房屋拆遷補償有關問題的答複》規定,在該地區實施征地後拆遷的,應當參照適用《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但(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並未援引前述行政法規對被訴拆遷許可行為的合法性進行審查,亦構成法律適用錯誤。

XXXX村位於順義城中心,緊鄰空港工業區、首都機場、汽車城、石門大市場,具有良好的區位優勢。順義區十一五時期(2006-2010)城市建設發展規劃便將包括XXXX村在內的仁和鎮納入了城市重點發展區域。法[2005]行他字第5號《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關於農村集體土地征用後地上房屋拆遷補償有關問題的答複》的明確規定:“行政機關征用農村集體土地之後,被征用土地上的原農村居民對房屋仍享有所有權,房屋所在地已被納入城市規劃區的,應當參照《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及有關規定,對房屋所有權人予以補償安置”,因此,人民法院對被告一為第三人核發京建順拆許字[2009]第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的具體行政行為合法性進行審查時,法律依據不僅包括《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還應當包括《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

統觀(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可知人民法院適用的法律依據中並不包括《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構成法律適用錯誤。

三、涉案拆遷項目的法律性質係土地儲備行為,一並受國土資發[2007]277號《土地儲備管理辦法》、國土資源部令第40號《土地登記辦法》的調整,但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顯然並未結合前述部門規章依法裁斷被訴具體行政行為的合法性,亦構成法律適用錯誤。

京建順拆許字[2009]第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項目係土地一級開發,亦即由第三人實施的土地儲備行為。現階段,我國土地儲備行為應當受國土資發[2007]277號《土地儲備管理辦法》與國土資源部令第40號《土地登記辦法》的規範與調整。

國土資發[2007]277號《土地儲備管理辦法》第十條第四項的規定:“下列土地可以納入土地儲備範圍:(四)已辦理農用地轉用、土地征收批準手續的土地”;第十五條規定:“已辦理農用地轉用、土地征收批準手續的土地,由土地登記機關辦理注銷土地登記手續後納入土地儲備”。據前述法規可知,將集體土地納入土地儲備範圍的,須先行辦理土地征收批準手續,並依法注銷土地登記手續。另,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土資源部令第40號《土地登記辦法》第五十六條規定,“土地登記注銷後,土地權利證書應當收回;確實無法收回的,應當在土地登記簿上注明,並經公告後廢止。”可見,注銷土地登記手續以收回土地權利證書或在土地登記簿上著名並經公告廢止為結點。

2009年7月22日,望泉寺村張貼了順義M15號線順西路-府前街站D、E地塊土地一級開發項目拆遷公告,稱因M15號線將XXXX村納入土地儲備範圍。當時,XXXX村土地性質為集體土地,包括原告在內的望泉寺村全村村民手中均持有有效《集體土地使用權證》。2009年10月15日,北京市人民政府方作出《北京市人民政府關於順義區2009年度批次建設用地的批複》,批準征收XXXX村集體土地為國有土地。足以可見,XXXX村土地在是未經依法批準征收、未辦理土地注銷登記的情況下被納入土地儲備範圍,嚴重違反了《土地儲備管理辦法》、《土地登記辦法》的明確規定!

(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就被訴具體行政行為的合法性進行審查時,忽視許可項目本身的法律性質,遺漏適用國土資發[2007]277號《土地儲備管理辦法》與國土資源部令第40號《土地登記辦法》,構成法律適用錯誤,更導致了將違法行政行為認定為合法行政行為的事實認定錯誤結果。

四、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就被訴拆遷許可審批材料之一——拆遷實施方案是否合法的認定結果構成事實認定錯誤。

第三人申報京建順拆許字[2009]第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時提交的拆遷方案——《順義區M15號線順西路——府前街站D、E地塊土地一級開發項目拆遷實施方案》載明拆遷補償安置方式係貨幣補償。這種單一的補償方式顯然違背了《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與《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

《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第二十三條規定:“拆遷補償的方式可以實行貨幣補償,也可以實行房屋產權調換。除本條例第二十五條第二款、第二十七條第二款規定的外,被第三人可以選擇拆遷補償方式。”《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十三條規定:“宅基地上的房屋拆遷,可以實行貨幣補償或者房屋安置,有條件的地區也可以另行審批宅基地。”顯然,被第三人可以就貨幣補償與產權調換兩種補償安置方式進行選擇。那麽,上述拆遷實施方案中單方決定拆遷補償安置方式為貨幣補償,則是不符合《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與《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的。據此,(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認定拆遷實施方案合法屬於事實認定錯誤。

五、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就拆遷補償資金證明是否合法的認定結果構成事實認定錯誤。

第三人申報京建順拆許字[2009]第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時提交的拆遷補償資金證明係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單位存款證明書,證明順義土儲分中心截止到2009年5月31日在銀行有存款人民幣6.5億元整。

從形式上而言,前述存款證明書並不符合法定形式要求,原因在於:

其一,法律要求拆遷補償資金專款專用,但前述存款證明書的證明內容並未顯示6.5億元是京建順拆許字[2009]第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許可的M15號線順西路——府前街站D、E地塊土地一級開發項目專用款項。實際上,順義土儲分中心同一時段在順義區甚至仁和鎮啟動的拆遷項目多達數個。因此,存款證明書僅能證明順義土儲分中心截止到2009年5月31日在銀行有存款人民幣6.5億元整,但並未證明該筆款項是專款用於M15號線順西路——府前街站D、E地塊土地一級開發項目的;

其二,《<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實施意見》第10條規定,拆遷補償資金證明文件,是指銀行向區、縣國土房管局出具的拆遷補償資金到位證明文件,具體辦法按照市國土房管局、中國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關於加強城市房屋拆遷補償安置資金使用監督的通知》(京國土房管拆字[2001]1177號)有關規定執行。根據《關於加強城市房屋拆遷補償安置資金使用監督的通知》京國土房管拆字[2001]11號第二條之規定,受理拆遷補償安置資金存款業務的銀行應當與市國土房管局就本通知規定的拆遷補償安置資金使用監督事項簽訂承諾書。但是,第三人申報提供的資金證明一項未包含拆遷補償安置資金使用監督事項承諾書,不符合法定要求。

從實質上而言,前述存款至今仍未用於M15號線順西路——府前街站D、E地塊土地一級開發項目的補償安置——望泉寺村拆遷項目已經進入尾聲,村民們得到的安置幾乎都是所謂的安置房指標(但動遷四年多來,安置房一直未落實,甚至未明確地點)。

結合前述幾點,(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認定拆遷補償安置資金證明合法屬於事實認定錯誤。

綜上所述,被告一向第三人核發京建順拆許字[2009]64號《房屋拆遷許可證》的具體行政行為存在著多處不合法的事實,(2011)二中行終字第448號《行政判決書》並未行使糾錯權,錯誤地確認了前述不合法事實為合法,而且在法律依據適用上亦存在嚴重偏頗,毫無爭議地構成錯誤司法判決,且嚴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權益。故此,原告以郵寄方式向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本訴,但,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未予受理,並將原告郵寄材料退回。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幹問題的解釋》第三十二條第第三款規定:受訴人民法院在7日內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的,起訴人可以向上一級人民法院申訴或起訴。故,原告特向貴院提起訴訟,請求貴院依法撤銷前述錯誤判決,保護原告的合法訴權不受錯誤判決既判力擴張效果的拘束!

此    致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具狀人        

2014      


上一篇:張某訴長春經濟技術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強製拆除一案行政上訴狀 下一篇:關於彭某(戶)、廖某(戶)房屋 非訴行政執行案的法律意見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