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市XX玻璃廠訴貴陽市白雲區人民政府具體行政行為違法一案行政複議申請書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貴州市XX玻璃廠訴貴陽市白雲區人民政府具體行政行為違法一案行政複議申請書

  發布時間:2014-05-04 13:00:53 點擊數:
導讀:行政複議申請書申請人:貴陽XXX玻璃廠住所地:貴陽市白雲區XX鄉法定代表人:肖XXX職務:總經理被申請人:貴州省貴陽市白雲區人民政府住所地:貴陽市白雲區雲峰大道99號法定代表人:黃昌祥職務:區長複議請求:請求依法…

行政複議申請書

申請人:貴陽XXX玻璃廠

住所地:貴陽市白雲區XX

法定代表人:肖XXX      職務:總經理

被申請人:貴州省貴陽市白雲區人民政府

住所地:貴陽市白雲區雲峰大道99

法定代表人:黃昌祥      職務:區長

複議請求:

  1. 請求依法確認被申請人作出白府發[2013]224號《白雲區人民政府關於貴陽市白雲區現代農業展示園區農業產業大道地塊房屋征收公告》的具體行政行為違法

  2. 請求依法撤銷白府發[2013]224號《白雲區人民政府關於貴陽市白雲區現代農業展示園區農業產業大道地塊房屋征收公告》。

事實和理由:

申請人經營住所地位於貴州省貴陽市白雲區XX20131111日,貴陽市白雲區人民政府作出白府發[2013]224號《白雲區人民政府關於貴陽市白雲區現代農業展示園區農業產業大道地塊房屋征收公告》,欲實施白雲區現代農業展示園區農業產業大道項目房屋征收,申請人經營住所被劃入該項目征收範圍之內。

申請人認為,被申請人作出前述房屋征收公告的行為屬於違法行政征用行為,具體理由如下:

一、征收範圍內部分土地為國有土地,被申請人所作行政征用行為違反《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

被申請人在白府發[2013]224號文件中載明征收法律依據係《土地管理法》、《物權法》、《城鄉規劃法》及貴州省行政規章,可以確定其實施的房屋征收行為是集體土地上的房屋征收行為。然而,申請人企業經營住所麵積為30畝,其中僅10畝為集體土地,另外20畝為國有土地。依據《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一條的規定,若市、縣級人民政府對國有土地上房屋、建築物實施征收的,須遵從該條例的相關規定。而依據《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八條至第十三條的規定,政府為征收活動的,應當受法定公共利益項目建設需要的前提限製,應當符合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城鄉規劃和專項規劃,應當就征收補償方案征求公眾意見,應當進行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應當依法作出房屋征收決定並予以公告。

顯然,被申請人征收申請人經營住所地內國有土地上建築物的行為並非基於法定公共利益建設項目的需要,也未盡到規劃、征收補償方案公眾意見征求、社會穩定風險評估等前置程序義務,更未依法作出《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決定》,嚴重違反了《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相關規定,依法應當確認該具體行政行為違法並予以撤銷。

二、被申請人征收集體土地上房屋卻未取得集體土地征收審批文件,其征收土地行為違反《土地管理法》。

白府發[2013]224號文件可知,被申請人實施的是集體土地上房屋征收行為。根據房地一體的基本原則以及《土地管理法》、中紀辦[20118號《關於加強監督檢查進一步規範征地拆遷行為的通知》、國辦發明電[2010]15號《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進一步嚴格征地拆遷管理工作切實維護群眾合法權益的緊急通知》、《國土資源部關於進一步做好征地管理工作的通知》的相關規定,被申請人必須先行嚴格執行征地程序,根據擬征收集體土地的性質、麵積大小依法向國務院或貴州省人民政府申報征地審批;若建設用地占用農用地的,還應當辦理農用地轉用審批。隻有依法取得前述審批文件之後,方可進一步行使行政權征收地上附屬物、建築物!

根據《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第十一條的規定,征收土地的情況屬於市、縣級人民政府應當重點公開的信息,而被申請人征收集體土地上房屋的合法性更要以取得集體土地征收審批文件為基礎,因此,被申請人在作出爭議具體行政行為時,必須公示相應征地審批文件。然而,被申請人並未依法公示征地審批文件,申請人亦從未切身參與集體土地征收及補償活動,可見,被申請人是在未取得征地審批文件的情況下作出白府發[2013]224號文,違反了《土地管理法》以及中央部委文件的嚴格規定,依法應當確認該具體行政行為違法並予以撤銷。

三、被申請人作出白府發[2013]224號房屋征收公告的程序嚴重違法。

中紀辦[20118號《關於加強監督檢查進一步規範征地拆遷行為的通知》第二條規定,“在《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規作出修訂之前,集體土地上房屋拆遷,要參照新頒布的《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的精神執行”。但是,被申請人作出白府發[2013]224號房屋征收公告的具體行政行為完全不具有《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九條至第十三條要求的程序正當性。

(一)被申請人在作出房屋征收公告前,未進行規劃論證。

《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九條規定,“依照本條例第八條規定,確需征收房屋的各項建設活動,應當符合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城鄉規劃和專項規劃。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設、舊城區改建,應當納入市、縣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年度計劃。製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城鄉規劃和專項規劃,應當廣泛征求社會公眾意見,經過科學論證”。但是,被申請人在作出白府發[2013]224號房屋征收公告前,並未就白雲區現代農業展示園區農業產業大道項目建設活動是否符合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城鄉規劃和專項進行社會公眾意見征求,亦沒有進行科學論證,構成第一項程序違法。

(二)被申請人在作出房屋征收公告前,未就擬定的征收補償方案征求社會公眾意見。

《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十條規定,“房屋征收部門擬定征收補償方案,報市、縣級人民政府。市、縣級人民政府應當組織有關部門對征收補償方案進行論證並予以公布,征求公眾意見。征求意見期限不得少於30日”;第十一條第一款規定,“市、縣級人民政府應當將征求意見情況和根據公眾意見修改的情況及時公布”。據此規定,被申請人在作出白府發[2013]224號房屋征收公告前,應當將房屋征收部門貴陽市白雲區房屋征收管理局擬定的征收補償方案進行科學性、合理性論證,並在擬征收範圍內公布征收補償方案,征求公眾意見,且征求意見期限不得少於30日。在公眾意見征求期限屆滿後,被申請人還應當根據公眾意見對征收補償方案進行修改、完善,並將求意見情況和根據公眾意見修改的具體情況予以公布,供社會公眾外部監督。然而,被申請人作出白府發[2013]224號房屋征收公告的行為顯然是省略了上述程序而徑行作出的,嚴重損害了行政行為相對人們的知情權、決策參與權、監督權,亦僭越了《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的剛性法律規定!

(三)被申請人在作出房屋征收公告前,未依法進行社會穩定風險評估。

《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十二條第一款中明確規定,“市、縣級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決定前,應當按照有關規定進行社會穩定風險評估”。白雲區現代農業展示園區農業產業大道項目建設涉及白雲區大量公民及企業的切身利益,該項目建設導致的房屋征收、搬遷及補償更將在根本上影響到人們的生活、生產,因此,被申請人在做出征收決策結果之前,必須對可能影響社會穩定的因素開展係統的調查,科學的預測、分析和評估,製定風險應對策略和預案,以確保社會公共秩序的穩定以及重大事項的順利實施。但是,被申請人作出白府發[2013]224號房屋征收公告之前,並未依法進行社會穩定風險評估,是非常輕率的隨意執法行為!

四、被申請人所作征收公告內容不合法。

房屋征收公告是被征收人知悉房屋征收事宜與征收補償方案,了解自身權利、義務以及房屋征收程序正當性的重要渠道。根據《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二、三章的通篇規定,房屋征收公告的內容應當包括如下內容:(1)房屋征收項目及征收依據;(2)房屋征收範圍;(3)征收實施時間;(4)房屋征收部門;(5)房屋征收補償方案;(6)評估機構的確定辦法;(7)不服征收補償決定的救濟途徑告知;(8)司法強製搬遷方案。針對被申請人所作白府發[2013]224號房屋征收公告的具體內容,申請人認為嚴重不符合《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的規定,具體體現在如下四個方麵:

(一)征收依據不明確,亦不充分。

房屋征收公告應當載有房屋征收項目及征收依據。其中征收依據應當對項目的公共利益性質進行明確,因為征收權的行使應當以公共利益為依據是我國根本大法與基本法的明確規定。

我國《憲法》第十三條規定:“國家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規定對公民的私有財產實行征收或者征用並給予補償”;《物權法》第四十二條規定:“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規定的權限和程序可以征收集體所有的土地和單位、個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動產”;《土地管理法》第二條第四款規定:“國家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法對土地實行征收或者征用並給予補償”;《城市房地產管理法》第六條規定:“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國家可以征收國有土地上單位和個人的房屋,並依法給予拆遷補償,維護被征收人的合法權益;征收個人住宅的,還應當保障被征收人的居住條件。具體辦法由國務院規定”;《循環經濟促進法》第二十五條規定:“城市人民政府和建築物的所有者或者使用者,應當采取措施,加強建築物維護管理,延長建築物使用壽命。對符合城市規劃和工程建設標準,在合理使用壽命內的建築物,除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外,城市人民政府不得決定拆除。”根據前述五部法律規定,行政機關代表國家行使征收權隻能是基於公共利益的需要。

此外,《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也明確規定公共利益是房屋征收權行使的目的性條件,並以列舉方式對公共利益進行了界定。因此,被申請人行使征收權的依據隻能在《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列舉的五項公共利益項目。

但是,被申請人所作白府發[2013]224號房屋征收公告中僅僅明確了建設項目名稱是現代農業展示園區農業產業大道,並未明確該項目是否屬於為了公共利益需要的項目、是基於具體哪一項法定公共利益情形,因此,其行使征收權的事實依據不明確,亦不充分!

(二)房屋征收範圍不明確。

被申請人所作白府發[2013]224號房屋征收公告載明的“征收範圍”係貴陽市白雲區現代農業展示園區農業產業大道地塊用地紅線範圍內的房屋,沒有載明征收範圍四至,亦沒有公開征收紅線圖,致使被征收人無法通過征收公告準確判斷自身房屋、土地是否位於征收範圍之內。國土資函[2005]778號《關於落實開發區四至範圍的函》中明確確定開發區邊界時應當“采用國家統一坐標係統,測量開發區邊界的拐點坐標,填寫開發區四至範圍,並在標準分幅土地利用現狀圖上標示開發區邊界”。在土地征收、房屋征收活動中確定征收範圍邊界時,亦采取同樣要求加以確立征收區域紅線圖,同時,在征收公告中必須明確四至範圍。可見,被申請人就征收範圍的公告極不明確,也不符合通行公告征收範圍的標準。

(三)未明確房屋征收時間。

房屋征收公告應當載有房屋征收項目的實施期限,但是被申請人所作白府發[2013]224號房屋征收公告僅明確了征收簽約期限,並未載明征收時間一項,不符合行政行為公開的行政法基本原則。

(四)未明確房地產評估機構的確定辦法。

根據《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十九條、第二十條的規定,對被征收房屋價值的補償,不得低於房屋征收決定公告之日被征收房屋類似房地產的市場價格。被征收房屋的價值,由具有相應資質的房地產價格評估機構按照房屋征收評估辦法評估確定。而房地產價格評估機構原則上應當由被征收人協商確定。可見,被征收房屋價值評估師房屋征收工作中的重要環節,且被征收人對評估機構享有選擇權。但是,被申請人所作白府發[2013]224號房屋征收公告並未明確房地產評估機構的確定辦法,將導致被征收房屋價值評估工作的開展、被征收人對評估公司的選定無據可依。

五、征收補償方案不合法亦不合理。

被申請人在發布白府發[2013]224號房屋征收公告時一並公告了《貴陽市白雲區現代農業展示園區農業產業大道地塊房屋征收與補償安置方案》。申請人認為該征收補償方案不符合法律規定,亦極為不合理,具體理由如下:

(一)征收補償方案未依法征集公眾意見。

《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十條、第十一條明確規定征收補償方案擬定後應當予以公布,征求公眾意見,征求意見期限不得少於30日,並且征收單位還應當根據公眾意見對征收補償方案進行修改、完善,並將公眾意見征求情況和根據公眾意見修改的具體情況予以公布。但是,被申請人公布的征收補償方案並未進行公眾意見征集,純屬被申請人拍腦袋決策的結果,違反了《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的強製性規定。

(二)補償安置方式不合法。

被申請人公布的補償安置方案限定了被征收人對補償安置方式的選擇權,具體體現在“二、農民征收安置與補償標準……(二)安置條件”部分,違反了《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一款的明確規定,“被征收人可以選擇貨幣補償,也可以選擇房屋產權調換”。根據該條規定,被征收人可以根據自身實踐情況,對補償方式進行選擇,既可以選擇純粹的貨幣補償或房屋產權調換,也可以選擇貨幣補償結合產權調換的混合型補償。主管征收的地方政府以及房屋征收部門均不得剝奪被征收人的補償方式選擇權。否則,即構成違法征收補償。

(三)補償安置方案不合理。

征收補償安置方式須具有合理性,能夠妥善應對征收範圍內住宅房屋拆除、生產經營用途房屋拆除衍生的現實難題。

具體就申請人的情況而言,作為一家經營十幾年的、專業、資深的酒瓶生產企業,占地近30畝,現有在職員工140餘人,茅台酒瓶及各種造型的乳白酒瓶、烤花瓶、上釉瓶每年年產量達到2千萬隻以上,產值7000餘萬元,產品質量業已獲得ISO9001-2000質量體係認證,並擁有國內同行業先進的10組行列機、酒瓶全自動烤花線等設備,此次征收搬遷可謂一項生死攸關的重大舉措,若不能統籌安排廠內生產設備、設施、材料及人員的搬遷問題、企業遷址再經營、維護企業產業供應關係的穩定等問題,給申請人、申請人既有客戶群體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都將是以數億元計的。同時,地區社會經濟的發展和地區企業發展也是密不可分的,若不能穩妥處理前述穩妥,也將對地區人員就業、民營經濟發展乃至於社會穩定形成一定的衝擊。

反觀被申請人所作征收補償方案,其第五條關於“行政、企事業辦公房、廠房、經營房征收補償”的規定委實乏善可陳,一則補償標準極低,二則補償範圍過於狹窄不能涵蓋實際經營損失,如未完成合同相關違約金、裝修補償、生產材料損耗補償、地上附著物補償、配套設施拆卸補償等,三則缺乏經營住所置換、臨時過渡安置等重要事項規定,四則缺失職工失業補償,五則可拆設備拆卸、運輸等補貼及不可拆設備的價值補貼標準不明確。

實際上,申請人被告知企業經營地被劃入征收範圍後,曾就企業搬遷與補償安置等問題想被申請人提出過書麵意見,但被申請人既不作出任何答複,也未采納申請人的意見,據以修改完善征收補償方案。這種漠視民主、民生的行政作風極大地傷害了申請人的情感,也踐踏了法定決策民主原則及和諧征拆政策要求!

綜上所述,被申請人作出白府發[2013]224號《白雲區人民政府關於貴陽市白雲區現代農業展示園區農業產業大道地塊房屋征收公告》的具體行政行為,不僅程序及實體均違法,更嚴重侵害了申請人的合法權益。為此,申請人特依《行政複議法》相關規定提出複議申請,請求貴委查明事實,支持申請人的複議請求,及時糾正行政機關的錯誤,保護申請人的合法權益免受不法行政的侵害,維護行政活動的嚴肅性與權威性!

    

貴州省貴陽市人民政府

申請人:貴陽白雲都拉美九玻璃廠

201419

附:

1、本複議申請書副本1份;

2、申請人營業執照副本複印件1份;

3白府發[2013]224號《白雲區人民政府關於貴陽市白雲區現代農業展示園區農業產業大道地塊房屋征收公告》複印件1份;

4《貴陽市白雲區現代農業展示園區農業產業大道地塊房屋征收與補償安置方案》複印件1份。


上一篇:王某訴李橋鎮政府違法強拆一案行政起訴狀 下一篇:順義區劉某訴北京市人民政府、北京市國土局所作京國土[建]字(2010)36號《建設用地批準書》違法一案行政起訴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