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某訴北京市順義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行政行為違法行政起訴狀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劉某訴北京市順義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行政行為違法行政起訴狀

作者:黃豔  發布時間:2014-04-08 15:36:20 點擊數:
導讀:行政起訴狀原告:劉某,女,漢族,身份證號碼為11022219**********,住北京市順義區仁和鎮某村某號,聯係方式:*。被告:北京市順義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住所地:順義區府前東街甲25號法定代表人:王奎職務:主任訴…

行政起訴狀

原告:劉某,女,漢族,身份證號碼為11022219**********,住北京市順義區仁和鎮某村某號,聯係方式:*

被告:北京市順義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

住所地:順義區府前東街甲25

法定代表人:王奎      職務:主任

訴訟請求:

判決確認被告作出順建裁字[2013]19號《房屋拆遷糾紛裁決書》的具體行政行為違法,並予以撤銷。

事實和理由:

原告是北京市順義區仁和鎮某村村民,在太平村西北城灣某號擁有房屋一套,有合法的土地使用證。因北京市土地整理儲備中心順義區分中心實施順義區軌道交通M15號線順西路——府前街站A地塊土地一級開發項目,原告前述房產被劃入拆遷範圍之內。

動遷後,原告從未看到項目拆遷許可證公示,拆遷人北京市土地整理儲備中心順義區分中心亦很少與原告進行協商,徑直向被告北京市順義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申請了行政裁決。被告受理該裁決申請後,未依照法定裁決程序行使裁決職能,作出違法裁決結果,嚴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權益。

一、被告裁決程序多處違法,導致裁決的實體結果嚴重損害原告合法權益。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建設部頒布並於200431日起實施的建住房[2003]252號《城市房屋拆遷行政裁決工作規程》,被告作為拆遷補償安置糾紛行政裁決機關,行使裁決職能須嚴格遵循法定程序,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堅持公平、公正、及時的原則。然而,被告為被訴裁決行為的過程中,隨意性極強,忽視爭議雙方利益之爭的事實客觀情況,亦不嚴格準據使用相關法律,程序嚴重違法,極不公平,亦極不公正:

1.   被告向原告送達房屋拆遷裁決申請書副本及答辯通知書,未依法告知原告依法享有的權利,舉之如充分表達意見的權利、對評估結果有異議要求專家鑒定的權利等;

2.   被告在裁決談話過程中,拒絕聽取原告主張、申辯意見,僅簡單詢問了原告一些基本情況,根本沒有針對裁決雙方當事人為何達不成拆遷補償安置協議的實際核心問題進行情況了解,更沒有進行實質性調解,如此走形式的裁決前談話毫無意義,更違反了《城市房屋拆遷行政裁決工作規程》第十條第三項關於“組織當事人調解。房屋拆遷管理部門必須充分聽取當事人的意見,對當事人提出的事實、理由和證據進行複核;對當事人提出的合理要求應當采納。房屋拆遷管理部門不得因當事人申辯而做出損害申辯人合法權益的裁決”的規定;

3.   被告未依法核實原告的補償安置要求是否合理,亦未依法核實拆遷人提供的補償安置標準是否合法、合理。

二、被告作為裁決主要事實依據的《估價報告》,無論在實體上還是程序上均存在違法之處,依法不應作為裁決的依據。

評估是裁決的前提和基礎,也是裁決作出的重要依據。本案中,被告作為裁決主要事實依據的《估價報告》無論在實體上還是在程序上均存在違法之處,估價結果亦嚴重偏離了被拆遷房屋及土地使用權的市場價值。缺少合法評估結果的裁決必然無公正、公平性可言,如同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1.   從實體方麵看,被告行政裁決依據的評估報告沒有按照市場比較法進行評估。依據《城市房屋拆遷估價指導意見》第三條第二款規定,房屋拆遷評估價格為被拆遷房屋房地產市場價格,應用市場比較法進行評估,那麽在評估報告中應當有交易實例的描述,而且市場交易實例是否真實,需要有交易發票及協議或其它相關證據予以證明,但是涉案評估報告並無上述證據,所評估出的區位補償價單價遠低於市場價——原告家的房屋麵積170平方米,估價結果僅410227元,顯然評估結果嚴重脫離實際,也是不公平的,不應作為裁決依據;

2.   該評估機構選擇存在程序違法情形,未按照規定通過招投標選擇。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實施意見第十九條規定,建設項目拆遷居民戶數在500戶以上或者拆遷總費用在8000萬元以上的,應當通過招標投標方式確定受托拆遷單位和評估單位。另外,《關於本市拆遷項目實行招投標管理的通知》(京國土房管拆[2003]306號)也做了同樣的規定。本案所涉項目拆遷居民數量、拆遷總費用均超過了前述標準,但評估機構的選擇卻並未依法通過招投標程序,存在明顯程序瑕疵;

3.   初步估價結果沒有公示和說明。《估價指導意見》第十八條規定:估價機構應當將分戶的初步估價結果向被拆遷人公示7日,並進行現場說明,聽取有關意見。實際上評估公司並未進行公示和說明;

4.   被告未對評估報告進行鑒定,直接作為裁決依據,違反了《城市房屋拆遷行政裁決工作規程》第十條第四項的規定。按照《城市房屋拆遷行政裁決工作規程》第十條第四項的規定,房屋拆遷管理部門受理房屋拆遷裁決申請後,應當核實補償安置標準。當事人對評估結果有異議,且未經房屋所在地房地產專家評估委員會鑒定的,裁決機關應當委托專家評估委員會進行鑒定,並以鑒定後的估價結果作為裁決依據。本案中,原告一直對評估報告存有重大異議,但被告卻沒有核實補償安置標準,明顯違反了上述規定。三、被告裁決的合法性基礎缺失——涉案拆遷項目拆遷許可證違法,故被訴裁決係“毒樹之果”,亦屬違法。

(一)涉案拆遷項目拆遷許可證係在申報材料不符合法定要求的情況下作出,屬於違法許可。

涉案拆遷項目拆遷許可申報時無安置房屋或者拆遷補償資金的證明文件。依據《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第九條第四項的規定,用地單位申請核發房屋拆遷許可證的,應當向被拆遷房屋所在地的區、縣國土房管局提交安置房屋或者拆遷補償資金的證明文件。根據《<北京市集體土地房屋拆遷管理辦法>實施意見》第910條的規定,安置房屋證明文件,包括建設工程竣工驗收備案表、土地使用權證明文件或房屋所有權證;拆遷補償資金證明文件,是指銀行向區、縣國土房管局出具的拆遷補償資金到位證明文件,具體辦法按照市國土房管局、中國人民銀行營業管理部《關於加強城市房屋拆遷補償安置資金使用監督的通知》(京國土房管拆字[2001]1177號)有關規定執行。根據《關於加強城市房屋拆遷補償安置資金使用監督的通知》京國土房管拆字[2001]11號第二條之規定,受理拆遷補償安置資金存款業務的銀行應當與市國土房管局就本通知規定的拆遷補償安置資金使用監督事項簽訂承諾書。本案中,涉案拆遷項目拆遷許可申報材料安置房屋證明,也沒有拆遷補償安置資金使用承諾書,申報手續嚴重不符合法律要求,但被告依然核發了拆遷許可證,顯然沒有盡到應有的嚴格審查義務。

(二)涉案拆遷項目拆遷許可證作出前未組織聽證,程序違法。

依法行政的內涵就是要求行政機關在行使職權時不但要符合實體法規定,也要遵循程序法規定。程序正義是實體結果正義的前提和基礎。涉案拆遷項目所涉及的居民多達數百戶,房屋又是人們最基本的生活資料。根據《行政許可法》第四十七條之規定,行政許可直接涉及申請人、利害關係人之間重大利益關係的,行政機關在作出行政許可決定前,應當告知申請人、利害關係人享有聽證權;行政機關有義務組織聽證。但是,本案被告既未告知原告享有要求聽證的權利,也沒有就拆遷許可事宜組織聽證,即發放了拆遷許可證,在許可程序上嚴重違法,亦侵害了原告合法權益。

綜上所述,被告作出的裁決在程序上和實體上均存在違法之處,且缺乏合法拆遷許可這一關鍵基礎,在客觀上亦嚴重損害了原告的合法權益。為此,原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相關規定,特向貴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依法作出公正判決。

此致

北京市順義區人民法院

具狀人:        

20142   

 


上一篇:禹城市朱某等7人不服山東省人民政府《山東省人民政府行政複議決定書》(魯政複決字[2011]101號)申請複議行政裁決申請書 下一篇:就高郵市人民政府委托涉黑人員違法幹預S000省道建設項目征地拆遷並威脅業主非法強拆一事致揚州市政府律師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