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念平律師專訪:拆遷律師界的“花木蘭”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楊念平律師專訪:拆遷律師界的“花木蘭”

作者:慕振東 來源:方圓律政 發布時間:2014-04-24 13:15:59 點擊數:
導讀:風蕭蕭兮北漂寒秋高氣爽的天,在東四一處靜謐的小院,楊念平難得有閑暇,回想當年。河南大學中文係的楊念平,畢業之後到了中國石化洛陽石化分公司,工作按部就班,家庭和諧美滿。但一片平靜之中,楊念平卻邁出了“冒險…


風蕭蕭兮北漂寒

 

秋高氣爽的天,在東四一處靜謐的小院,楊念平難得有閑暇,回想當年。

河南大學中文係的楊念平,畢業之後到了中國石化洛陽石化分公司,工作按部就班,家庭和諧美滿。但一片平靜之中,楊念平卻邁出了“冒險的一步”,三十多歲的她硬是生生地撿起書本,放下了國企的鐵飯碗,考入了西南政法大學攻讀法律,全日製研究生。

當記者問到為什麽選擇法律的時候,楊念平說,那時候受身邊的律師朋友影響;而黨中央在20世紀末提出的“依法治國”主張以及提倡的“製度比人要靠得住”思想,不啻於陽光照射,更讓有些麻木於日常瑣碎工作的她一下子振奮起來了。

楊念平說,“我有些理想主義”——我有些不太滿意,因為我覺得這句話不足以凸顯楊念平,——律師似乎都有理想主義的情結。低頭瀏覽楊念平的資料,一下子想起她老家的一句唱詞來了:“劉大哥講的話理太偏,誰說女子享清閑”。

楊念平給人的恰恰就是中原大地豫劇中花木蘭的印象。

一方山水養一方人,出生於河南洛陽的楊念平認為是家鄉的風土文化熏染和滋潤了她的性格。那片曆史悠久的文化沃土孕育出了無數千古名人,哲學家和思想家如老子、莊子,政治家和軍事家如李斯、嶽飛,文學家和藝術家如杜甫、韓愈……中國功夫如少林武術和陳氏太極也在這裏將歲月鉛華極盡綻放。曆史沉香,賦予了楊念平細膩的感情、仗義執言的俠義心腸和執著無悔的大氣性格。

放棄穩定舒適的鐵飯碗,放棄國企的優渥生活,她說是自己內心隱約有份使命感,其實那使命感很簡單但也很實在,是她不想“享清閑”,而要“把功業建”,實現自己的價值,成“英賢”。

但這都意味著她要從零開始,加倍付出。研三那年她隻身一人,獨闖京城,最初的三個月,沒有工資,給律所的同事寫寫文書,郵寄信件等等。那時正是冬天,她租的平房沒暖氣,好不容易買個“小太陽”,又怕費電;弄了個爐子,害怕一氧化碳中毒,半夜起來把爐子熄了,早上起來手腳又涼透了……。她還清晰地記得第四個月的工資是280元,第五個月是350元……但那時,她又換個樓房的隔斷,租金都要600多元。

後來楊念平的家人來北京看她時,已是她的第三次搬家,她小學剛剛畢業的兒子看到那已“改善”到還能放下一個大衣櫃的房間時,說了一句話讓她記憶至今:“媽媽創業真不容易”。

楊念平說有一次看到街上賣烤紅薯的很有感觸,想想自己手腳都快凍僵了,但是看看人家還要做生意、還要養家糊口,生活或許有時就是那麽艱辛。自己放棄了國企、離開了家鄉,選擇了律師行業,就要全部歸零,從零開始。

此後不過“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返”,——這也是楊念平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詩,也確實是她當時人生路的寫照。

 拆遷一去兮不複返

 

也正是最初那段日子,讓楊念平清晰了自己的方向:為拆遷戶維權。

這在一般人看來,這是不可思議的事。有人說,在中國選擇當拆遷律師,就是選擇世界上最艱難最危險的律師事業。因為當下的拆遷,有太多“資本原始積累”的烙印。在“拆呐”的呼喊中,在這場勢力懸殊、秩序不明的衝突中,有太多的灰色甚至黑色地帶,律師確實是“篳路藍縷,以啟山林”,其實不止有艱辛,更有野蠻。

由於相關製度、法律法規缺失,拆遷領域違法違規嚴重,少數執法人員素質低下,引發大量拆遷糾紛。有的人被迫流落在街頭、河邊居住,有的住戶被停電停水,有的家庭連家具衣物一塊兒被推土機填埋。野蠻拆遷在成全部分官員急功近利、盲目攀比的政績,讓開發商掙到大錢的同時,也嚴重地侵犯了部分弱勢群體的生存權,已經成為影響社會穩定的重要因素。以此,拆遷不僅是一部分被拆遷戶甚至是經辦律師的痛苦、煩惱甚至恐懼的記憶。

但在楊念平看來,這是實現她的理想,讓她能夠實現個人價值最好的切入點。她痛心於“依法治國”的主張以及“製度比人要靠得住”的思想在社會生活中生命力微弱,仿佛一個難以觸及的接近於“理想國”的夢——行政權的無限膨脹已然使得這個夢很難落入凡塵。於是,成為一名行政法律師,尤其是麵對社會轉型時期中國的拆遷現象時做一名專業的優秀拆遷律師,便是一個更為明晰且堅定的目標。

此後,“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返”……

楊念平笑稱自己也是幸運兒。幸運的遇到了“中國拆遷第一人楊在明”並一起創建了“中國第一征收拆遷團隊”, 在全國範圍代理征地拆遷糾紛了,其中不乏一些大案、要案,受到了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和支持。如今楊念平律師也是該團隊的元老級人物。 

當然,幸運並不能減少楊念平最初的艱辛。她從一年的助理做起,上上下下,事無巨細。而這,一方麵鍛煉了她踏實勤懇的良好心態,另一方麵也培養了她良好的業務能力,使她迅速地成長為征地拆遷業務能夠獨當一麵的骨幹。

 誰說女子不如男

 

此後,北起東三省,南達雲貴,東起江浙滬,西至川渝,楊念平也開始了全國範圍的輾轉奔波;每次出差,坐汽車、轉火車、乘飛機;楊念平也開始了陸海空全方位行動;每個案子,短的幾個月,長的三兩年,楊念平也開始了沒有太多閑暇的生活,她說每周一至周五一般她都在外地出差,隻有周六日的時候才難得休息和與家人團聚……

至今楊念平代理的征地拆遷案件已近260起左右。身經百案的楊念平談起拆遷業務,信手拈來,汩汩滔滔,充滿理性與情感。

在楊念平看來,當前拆遷種種糾紛的爭議主要集中在征收拆遷補償缺乏公眾意誌基礎,征收的程序不透明,評估、聽證製度流於形式,房屋征收程序缺乏相應司法監督,征收補償缺乏依據,強製手段濫用,信息公開不完全等;根源就在於拆遷方信息不公開,拆遷程序不透明,缺乏明確可行的法律規定。

但更重要的是許多利益集團扯皮,拖延。《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出台了,而城市、國有土地也拆得差不多了;千萬不要集體土地也拆得差不多了再出台或修改什麽法律。當下,被拆遷人兩眼摸黑,其他人渾水摸魚,“一個拆遷,三朋六友,七大姑八大姨的都來了”,楊念平形容,有的哄、有的騙、有的打、有的勸,然後讓被拆遷人把協議簽了,而被拆遷人甚至都不知道是跟誰簽的協議。

權利義務主體都不明確,更別提權利義務內容了。而拆遷律師的作用不過是在這“覆盆”邊上透一點光亮。

“我們隻不過是在這如此傾斜的天平,為被拆遷人爭取了一點點為了生存和生活的籌碼而已。格局並未改變,大頭兒還是在某些利益群體那裏。”但僅僅這一點點,就讓楊念平們成為了有些利益群體的眼中釘。有當地政府人員跟她直白地講:“你不來,我們拆得挺好;你一來,我們就拆不動了。”但楊念平記得他的當事人是在多麽激憤的時候才找到他的,“為什麽我的房子我自己說了不算!他要是敢把我的房子推了,我就敢把他的房子炸了!”,這讓楊念平也更能深刻體會到普通百姓的無助和絕望。

楊念平有些委屈,“信訪中,有80%的案子源於拆遷。律師的介入和理性處理是幫政府緩解了當下的矛盾,也消除了長期的矛盾。”但是她卻跟被拆遷人一樣,麵對強勢的“無所不用其極”。

而在“中國第一拆遷團隊”裏,楊念平律師的特點也非常突出。首先,她是以善於精準把握“拆遷心理”和發散思維著稱的。通過和拆遷各方的交流,迅速把握拆遷人的行事風格,及時跟蹤被拆遷人的思想動態,深刻洞悉法官對案件的傾向性,從而準確製定法律方案,最終快速、創造性地解決問題。多措並舉,見招拆招;發律師函、遞交信息公開申請書、與政府協商、參與聽證會、行政複議、行政訴訟等多種方式,都是楊念平嫻熟運用的。在她代理的案子裏,“敗訴率達到95%,但有99%的案件的賠償都獲得了實質性的提高,”說這話時,楊念平平淡中帶著自信。

其次,楊念平律師非常善於處理“拆除違章建築”案件,以“拆違律師”而在拆遷律師界中著稱。楊念平律師發現,眾多的拆遷案件中,政府為了最低成本的促進拆遷,經常以房屋屬於“違章建築”為名,而強行由城管或者鄉鎮政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拆除了拆遷戶的房屋或者企業,極大地侵害了他們的應有利益。楊念平律師深入研究了相關的法律法規,對於“拆違案件”總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處理辦法,並將其運用於案件中,為當事人爭取了最大的利益。北京豐台區23戶企業100畝“拆違案件”,北京房山區高某500平花圃園“拆違案件”,四川省劉某20畝蔬菜大棚“拆違案件”,北京順義1380畝養殖場“拆違案件”,楊念平律師如數家珍般娓娓道來。

多年來,楊念平無悔踐行她“急當事人之所急,憂當事人之所憂;願為一線希望,付出百倍努力”承諾的成果。作為一個女性,她,不喜歡如此的奔波和危險;但作為女性,她,更同情弱者的無助、憤慨強者的肆虐,她願意“為屈辱者找回尊嚴,為懦弱者撐起脊梁”;而作為律師,她,可以幫助弱者、抗衡強者,她可以“用哲人的智慧開辟先驅之路,用智人的勇敢播撒法治陽光”。她甚至為自己定下了“隻為被拆遷人打官司!”的誓言。她說,“我隻為被拆遷人代理拆遷案件,隻為被拆遷人利益最大化。當事人的利益是我的追求。” “如果通過拆遷業務既能啟蒙國民規則意識,又能實現對公權力的有效製衡,真正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所說的“把權力關進籠子”,那麽在曆史的長河中,我將是有價值的。當事人對她評價:“智慧勇敢、思維敏捷,極具親和力,能夠為當事人提供強大的精神力量,堪稱中國最堅強的拆遷女律師。”

風蕭蕭兮易水寒,誰說女子不如男!這就是楊念平。

上一篇:置業法眼第21期——養蜂人的辛酸淚 下一篇:在明律師事務所聯合法製晚報開展青少年校園普法課堂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