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拆遷戶如何理性維權——致客戶的第二封信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被拆遷戶如何理性維權——致客戶的第二封信

作者:楊念平律師 來源:ag亚游集团 發布時間:2009-09-06 23:02:56 點擊數:
導讀:房屋拆遷案件中,經常充斥著各種各樣的社會非理性維權方式,如嘉禾事件,天安門自焚等等,這些現象的流行也凸顯了我們整個公共維權機製的缺失和失靈,弱勢群體的權益訴求在基層社會出現了嚴重的障礙,既然在官…

 

 

 

   

    房屋拆遷案件中,經常充斥著各種各樣的社會非理性維權方式,如嘉禾事件,天安門自焚等等,這些現象的流行也凸顯了我們整個公共維權機製的缺失和失靈,弱勢群體的權益訴求在基層社會出現了嚴重的障礙,既然在官方認可的體製性訴求中出現障礙,弱勢群體必然訴諸自我救濟式的社會性表達。這種表達方式雖然在一定程度上傷及對方,造成影響,但最後自己可能會受更大的損失。亞裏士多德是西方哲人中率先提出法治主張與學說的,他是西方哲人中最早提出“人是理性的動物”的命題的人。法治社會需要我們是理性的人,做理性的事,倡導理性維權,反對采取極端、非理性的維權方式。所謂理性維權,就是在現有的製度框架之內,訴諸於調解、仲裁、複議、訴訟等製度性維權方法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利。本文中想和大家交流的是幾種理性的維權方法,供大家在遇到房屋拆遷糾紛維權時加以理性選擇。

第一、協商。房屋拆遷中拆遷人和被拆遷人發生爭議後,就補償安置協議在自願、互諒的基礎上,通過直接對話擺事實、講道理,達成和解協議,使糾紛得以解決的活動。這種方式快速、簡便,對於拆遷人來說不失為一種理想的途徑。但事實上,強勢群體在有意利用自己的強勢地位來發出一種命令,評估價多少,行不行,不行就強拆的背景下,弱勢群體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要麽接受要麽不接受,沒有太多商量的餘地,公民的合法財產任人宰割成了無奈的現實,否則給冠以“釘子戶”的道德輿論,而拆遷人的一些胡作非為卻成了公開的秘密。
 第二、上訪。在中國的獨特文化背景下,通過上訪尋找“青天大老爺”幫助自己,可能是90%以上的百姓首先想到的解決糾紛的方式,無論教育背景、城市農村,幾乎這成了人們的一種本能反應。上訪其實是一個促使行政機關內部糾錯的過程,而往往做出行為的行政機關和接受信訪的行政機關同是一個機關或者同屬一個政府領導,在這種情況下問題的解決是不難預知的。全世界獨有的中國《信訪條例》的出台,明確了信訪人享有以下主要權利:依法反映情況,提出建議、意見或者投訴請求的權利;依法信訪不受打擊報複的權利;就行政機關的行政行為及其工作人員的職務行為提出信訪事項的權利;事實清楚、法律依據充分的投訴請求得到支持的權利等等。這些權利能夠實現嗎?天知道。遭遇房屋拆遷時,在上訪過程中,沒出家門被攔截回家的有之,辦個“學習班”接受“培訓”的有之,到北京上訪被地方政府的駐京辦事處召回的有之,毒打的有之,住到賓館以為萬事大吉結果“深夜敲門”的有之。為什麽?我依法維護自己的權利有何過錯?難道《信訪條例》是擺設?不懂了吧,抱歉各位,我也不懂。《信訪條例》怪胎的誕生注定了悲劇的結果。有的當事人認為,某某信訪局的領導是我的同學、親戚,肯定可以給我解決。你的權利底線是什麽,自己不知道,那麽解決到什麽程度可以,中國百姓的回答往往是總之比不找人強點就行。因此,我一般不建議當事人去上訪,耗時耗力,結果等同於戲弄。
    第三、向行政機關、監察部門和人大的申訴救濟。首先是向政府係統的行政監察部門申訴救濟。這種救濟途徑,相對人隻能就行政違法、侵權的行政工作人員請求為之一定處理,如行政紀律處分,監察機關不能直接撤銷、變更一個具體行政行為,也不能裁決予以賠償,此種救濟屬於行政係統內部的救濟。其次是向人民代表大會申訴救濟。但是權力機關對行政機關的監督,隻限於重大決策和立法活動,是對抽象行政行為的監督,對具體行政行為的監督較少。對於行政機關的重大行政政策的失誤或立法與憲法、法律抵觸,可以撤銷或改變,或責令行政機關承擔相應的政治責任。對於具體行政行為違法或不當造成的損害,相對人一般隻能采用其他救濟途徑請求救濟。再次是複議救濟。複議救濟是指相對人認為行政機關的具體行政行為侵犯其合法權益,向作出具體行政行為的上一級行政機關或其設置的專門機構申訴,請求救濟。複議救濟是功能較完備的救濟途徑,複議機關在查明事實、判明責任的基礎上,可以撤銷一個違法的具體行政行為,使其違法行為效力消滅,恢複相對人的合法權益;可以變更一個不當的行政行為,使相對人獲得合理的權益或消除相對人所承擔的不合理的義務,使具體行政行為對相對人的影響恢複正常;可以責令行政機關就損害後進行經濟賠償,使相對人的物質損失或精神損害獲得補救。因此複議救濟不失為一種良好的救濟手段。
第四、司法途徑。行政訴訟法頒布於1989年,曆時20年,在對行政相對人的保護上已經日益完善,隨著中國法製的不斷健全,依法治國和執法為民的思想已經日漸深入人心和政府機關。因此,當權利受到侵犯時,采用司法救濟會更加符合社會的發展趨勢,權利也更容易得到保護。另外,運用司法途徑進行維權,使權利能得到更徹底和根本的維護。在法製日益健全的今天,法律已經擁有至高無上的地位,運用法律手段得到的保護就等於有了國家強製力的保護,權利的保護當然會更徹底更有保障。但是在房屋拆遷案件中,可能遭遇到不好立案,立上案了由於行政幹預司法致使法院審理過程不能保持獨立。古今中外,正義壓倒非正義是亙古不變的真理,隻要我們有足夠的底氣,我們已經成功了一半。在依法治國的今天,我們的司法環境越來越好,司法隊伍的整體素質也越來越高。即使我們不能立案,但隻要我們施加的壓力足夠大,我們談判的籌碼就越多,這幾乎成了我們拆遷團隊律師無往不勝的法寶。當然,被拆遷戶在自己權利受到侵害的時候,多了解一些相關的法律法規,可以清醒的認識到自己享有哪些權利,侵害人侵犯了自己的哪些權利,自己可以尋求哪些方法去解決,在和相關部門談判的時候你們可以明白自己的伸縮空間,如果說已經委托律師了,自己了解一些法律知識也是很有必要的,可以很好的和專業拆遷律師配合實現權利。需要提醒的是,目前律師的專業化趨勢越來越來明顯,不要找個金融律師幫你打拆遷官司,那就相當於找個牙醫看婦科病。
在我國的城市化進程中,城市房屋拆遷博弈的參與人是城市公共管理機關、開發商和被拆遷人。一方代表著公共利益,一方代表著自己的商業利潤,一方代表著個人權利。政府獲得了財政收入,開發商獲得了豐厚的利潤回報,個人隻是告別了自己的舊居,得到了什麽?不用我說了。四種方法,您認為哪種方法相對結果公正客觀已經是不言自明。楊念平律師推薦重點使用訴訟司法救濟和複議救濟,這兩種救濟方式能夠使徹底實現權利,如果能夠輔佐以協商等其他方法,會取得良好的效果,同時不忘提醒大家的是,別錯過了訴訟時效。一個穩定進步的社會需要理性,願大家能夠理性維權,依法維權。
上一篇:信訪不如信法 下一篇:被拆遷戶如何搜集相關拆遷證據——致客戶的第三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