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案例——違章建築,從0到228萬補償款的實現_ag亚游集团-征地拆遷專業律師楊念平

北京案例——違章建築,從0到228萬補償款的實現

作者:楊念平律師 來源:ag亚游集团 發布時間:2009-08-30 00:05:43 點擊數:
導讀:【事實概要】家住清河營村的李昂(化名)於1999年5月22日與清河營村民委員會簽訂了三份宅基地有償使用協議書,根據該協議書李昂以每處宅基地五萬元的價格租賃來廣營鄉清河營村第694號院三處宅基地,由李昂自行建設…

【事實概要】

    
家住清河營村的李昂(化名)於1999年5月22日與清河營村民委員會簽訂了三份宅基地有償使用協議書,根據該協議書李昂以每處宅基地五萬元的價格租賃來廣營鄉清河營村第694號院三處宅基地,由李昂自行建設房屋,用於自住。
    2007年7月,北京潤澤莊苑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取得北京市朝陽區潤澤莊苑住宅小區工程建設項目的拆遷許可證,並開始實施動遷,李昂也就此獲得被拆遷人的身份。同年8月,拆遷人委托的評估公司將李昂的三處宅基地實際麵積為833.3平米僅評估為223平米,評估價格為23.2萬元。拆遷人欲以此標準對李昂進行貨幣補償,李昂認為這一每平米不足300元的標準委實太低,拒絕簽訂補償安置協議。
    2008年4月上旬,李昂忽然接到朝陽區城市管理監察大隊(以下簡稱“城管大隊”)做出的《權利、義務告知書》,被告知依據《北京市市容環境衛生條例》其房屋屬於違章建築,而違章建築是不予以任何賠償的。帶著“違章建築不能獲賠”的惶恐不安,李昂走進了盛廷律師事務所,委托我們團隊兩位律師解救其“拆遷之難”!

【辦案掠影】

    因成為李昂代理人時其房屋已然被“依法”認定為違章建築,毋庸置疑,我們走的第一步就是正麵應對,“依法”破解違章建築論,將強拆風險遏製於未然!

  辦案第一階:正麵應對,依法破解違章建築論!

    接受委托的第二天,來廣營城管大隊通知李昂進行談話。該次談話進行了將近4個小時,經過我們的一番辯法析理使得城管大隊4、5位執法人員啞口無言,尤其是在馬律師舉出其曾代理一名大興拆遷戶成功阻止大興城管以違章建築名義拆除其被拆遷房屋的案例之後,對方隻剩下言表意下的佩服!繼談話之後,我們又提交書麵的代理意見,指出城管大隊既不應依據《北京市市容環境衛生條例》對李昂進行處罰,也無法定權力對違章建築進行認定,更無強製拆除之行政執法權。
    這一環節成功地使得城管大隊做出的《限期拆除通知書》成為不確定的將來時態,將“違章建築”之強拆拒之門外,且迎來了分別由來廣營城管分隊與朝陽城管法製科組織的三次談話,從而使得委托人獲得合理補償的期待得以有理有據地宣示出來!李昂的維權決心也更為堅定!

  辦案第二階:乘勝出擊,複議“複”複議路線大反攻!

    權利僅僅被宣示是不充分的,還需要被積極地救濟!故而繼首戰之利後,我們又作出反攻第一方略——行政複議《限期拆除通知書》,主張被複議人城管大隊沒有違章建築的認定權以及拆除執行權,且客體並不符合《北京市市容環境衛生條例》所規定的被拆除要件,《限期拆除通知書》不具有適法性,應予以撤銷!該複議起到了立竿見影之效,朝陽區政府組織了一次正式談話,又一次讓委托人與拆遷人的強弱博弈回到了對等協商。
    繼此複議之後,二律師再度以委托人名義提起行政複議,但推陳出新地是將行為客體轉移至《房屋拆遷許可證》,進而將其程序性漏洞與實體性瑕疵予以紕漏。雙重複議的反攻壓力之下,城管大隊、朝陽區政府開始擔起和諧說客角色,力勸拆遷人提高補償金額。反攻路線為委托人與代理律師帶來第二階段的勝利!

  辦案第三階:順水推舟,借“非法強拆”達理想補償協議!

    通過合法途徑無法達到強拆目的拆遷人氣急敗壞,遂采取了更加惡劣的手段,強迫李昂一家搬遷。2008年5月中旬的一個夜晚,李昂一直固守的“家”遭遇了一場劫難:院子鐵大門被拆除、房間鋁合金窗戶被拆卸、房間內暖氣片、現金等必備品、貴重品不翼而飛!而這一係列“強拆”、“盜竊”行為不難看出是拆遷人的“傑作”。
對此惡劣行徑,我們果斷地向來廣營派出所送達一封《刑事立案建議書》!籠罩於刑事追責陰影之下的拆遷人不得不違背其以“非法強拆”嚇跑李昂的初衷,而“主動”地邀約李昂重新商議補償事宜。在城管大隊隊長和朝陽區區政府法製科人員極力做工作的情況下,李昂最終以228萬的拆遷補償額為等價條件與拆遷人簽訂了《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

  辦案第四階:守得雲開,阻卻拆遷人背棄安置契約!

    拆遷人的“智慧”無處不在,待李昂依約騰房交由其拆除後,拆遷人並未誠信地履行交付228萬補償款的契約義務!麵對拆遷人對安置協議的背棄,委托人李昂的權利再次陷入“水中月”之虛!解決這一難題勢必成為本案最後的高潮。
    2008年6月,我們向朝陽區法院遞交了《民事起訴狀》,訴請拆遷人履行《房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這一對簿公堂之舉讓屢經法律程序之險的拆遷人心有餘悸,選擇在開庭審理之前將補償款悉數交給李昂,從而以李昂與其代理律師的撤訴換來無訟的風平浪靜!

【律師說法】

    從違章建築難獲賠到228萬的拆遷補償款,從四次談話、兩次複議到一次訴訟,一個是質的巨變,一個是量的累積。質與量,總是在結果處相遇,而在過程中平行。回首這一相伴相隨的量與質的過程中,我們發現,
在“釘子戶”輿論鋪陳於公眾視野的今天,被拆遷人是該簡單地東施效顰,還是該拾掇起對法律利器的信仰和信賴,以法律奠定自己和拆遷人的新起跑線?答案不言自明! 
                          

上一篇:北京案例——房屋拆遷中,讓自建房受償成為現實 下一篇:北京案例——房屋拆遷中,莫忽視聽證會